• 2024 年 4 月 13 日 下午 5:36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黃梨与松果 Pineapple and Pinecone

Bylofeni

3 月 16, 2024

2024年3月1日文图学会主办了今年第一场实体活动,我导览新加坡亚洲文明博物馆的“马尼拉大帆船”(Manila Galleon: From Asian to Americas)特展。

去年12月开展时便前往参观,刚好台北故宫博物院也有类似主题的特展“无界之涯—從海出發探索十六世紀東西文化交流”,两处探讨的都是15世纪到17世纪大航海时代的物质文化及其影响,台北故宫有台南出土的安平壶、基隆和平岛考古出土十字架、《番社采风图》等,显示台湾在那段人类文明交会时期的部分历史遗迹。亚洲文明博物馆则聚焦于1565年至1815年,航行于菲律宾马尼拉与墨西哥阿卡普尔科(Acapulco)之间,西班牙船队从事的商业贸易、宗教传播和殖民情形—这些是“他们”的故事,与新加坡有什么关系?。

为了准备导览,我再去看了几次展览,很想从策展的外部视角,找到其中和新加坡有关的内容,观察了两个月,我发现西班牙银元real和本地方言“镭” 的联系;以及展品中好几件有黄梨的图像,包括天主教圣像木刻、黄梨造型的牙签架,还有黄梨纤维制成的菲律宾传统服装,男装Barong Tagalog ,女装Terno。于是一头钻进研究黄梨,梳理了新加坡的黄梨种植、加工和产销的黄金岁月,也才明白为什么义顺有黄梨雕塑、鸦片山岗战役纪念馆前面有满载黄梨的手推车雕塑。

导览的寻宝游戏,是找出展品中最常看到的水果,大家听完导览,很容易就猜到了,是黄梨!我送出了一盒黄梨塔,完满结束。

旺来》这篇谈黄梨意象的专栏文章刊出当天,几位朋友告诉我学到了有意思的知识。我仍然有疑惑,《无染原罪圣母像》(Virgin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和《圣奥古斯丁像》(Saint Augustine)木雕都点缀着黄梨,只是世俗的祈求兴旺吗?

在《无染原罪圣母像》的右边那颗椭圆形的黄梨下面有个底托,让我想到梵蒂冈的大松果铜雕,咦~~原来那颗“黄梨”的头部,是上方象征圣母纯洁的百合花的叶子呀!那不是黄梨,是松果!

在《无染原罪圣母像》的右边那颗椭圆形的黄梨下面有个底托,让我想到梵蒂冈的大松果铜雕,咦~~原来那颗“黄梨”的头部,是上方象征圣母纯洁的百合花的叶子呀!那不是黄梨,是松果!

黄梨的英文名字是Pineapple,apple起初是水果的统称,后来才专指苹果。Pineapple是长得像松果的水果,古文明和宗教文物常见松果造型和图像,梵蒂冈的松果铜雕就是公元1到2世纪古罗马时期Publius Cincius Salvius铸造的公共艺术,本来是喷泉的一部分。将松果和喷泉组合,有生生不息的涵义,因为松树被认为是长寿和不朽的象征,松果是松树的果穗,松果成熟后,里面有松树的种子,也就是松子。

从植物的结构特性认为松果象征生命循环,似乎说得通,但也缺乏解释力。我们可以反问:是否所有的植物果实、种子都可以用来涵括生命的繁衍?同样有包裹种子的硬壳,比如榴莲,艺文作品会把榴莲作为永恒的意象吗?

显然,意象的形成还需要更多历史文化的因素沉淀酝酿。松果的造型和图像也见于苏美尔人的生命之树、古埃及和希腊神神明,乃至于梵蒂冈教皇的权杖上,这应该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松果的意象连结了超物质的想法。这种超物质的想法,一般认为和松果体(Pineal gland)有关。

希腊医学家Galen (129-216)发现了松果体,是大脑中的一个小型内分泌腺体,位于大脑的两个半球之间,靠近脑的中央部位,外观像松果。由于它的感光能力,被形容为“第三只眼”,后来的研究者比如笛卡尔(René Descartes, 1596-1650),注意松果体在调节精神的作用,强化了它和灵魂觉醒的关系。1958年,科学家得知它主要负责分泌褪黑激素(Melatonin),主导睡眠稳定。

再看看那尊圣母像的松果,圣母的灵性智慧,不知道能不能保佑受失眠困扰的人,每天睡个好觉?

2024年3月16日,新加坡《联合早报》“上善若水”专栏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