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2 月 24 日 上午 3:10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馬駿和《大檢證》

Bylofeni

3 月 12, 2022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過後三天,張汝器(1904-1942)就在《南洋商報》發表譴責日軍暴行,鼓勵抗日的漫畫。1942 年2月15日,日軍占領新加坡,隨後發動“肅清大檢證”屠殺華人,張汝器不幸遇難。

描繪“肅清大檢證”的情形,過去我在劉抗(1911-2004)的漫畫《雜碎畫集》(1946年)看過。今年是新加坡淪陷80周年,在國家博物館的特展,看到比劉抗的畫作尺幅還大,感情汹涌的馬駿(1916-1986)作品《大檢證》(Ink drawing depicting the Sook Ching)。

以前沒聽過馬駿的名字,印象中,莊永康先生在《聯合早報》刊登《憶王沙,懷馬駿》,好像强調他能文能演能畫,可惜後人知道的不多。國家博物館對這幅《大檢證》的介紹說馬駿是漫畫家,我主編的《四方雲集:台.港.中.新的繪本漫畫文圖學》裏,忽略了馬駿,遺憾。他曾經出版過《馬駿漫畫集》呢。

網路上查詢到的馬駿信息,是1939年10月徐悲鴻(1895-1953)爲他畫了一隻水墨黑猪,題目是《樂天樂地自逍遙》。徐悲鴻以畫駿馬著名,在南洋開畫展頗受歡迎。他沒有直接拿“馬駿”的名字作畫,却非常罕見地畫了拱起鼻子,圓肚下垂,既不風雅,也不英俊,傻呵呵瞪視觀衆的猪!

我猜想,會不會因爲馬駿屬猪呢?馬駿的生年資料來自拍賣這幅《樂天樂地自逍遙》的公司,也許有所根據。我也整理了一些他的生平記錄,提供給有興趣進一步認識他的讀者們。

馬駿生於上海,家裏信奉回教。他1936年隨銀月歌舞團到泰國演出,隔年到新馬。他當過丁加奴華僑學校教師,和謝雲聲(1907-1967) 是同事。除了舞臺表演,他還善於設計製作布景和編劇。1939年徐悲鴻旅居新加坡,馬駿經常到芽籠江夏堂向徐悲鴻請教畫藝,尤其是漫畫的構圖和筆墨。新加坡淪陷之際,他幫徐悲鴻保管徐無法全部帶回中國的書籍。

二次大戰結束以後,馬駿除了舞臺劇,也向電影業發展。1946和1947年他主演邵氏公司出品,吳村執導的《星加坡之歌》和《第二故鄉》。1948年他在大世界游藝場負責美術廣告。1952年爲同濟醫院籌募資金,導演《空頭支票》,轟動一時。1961年他擔任邵氏機構中文部主任。1962年出版漫畫集。1964年在成人教育促進局教美術和戲劇編導。1966年離開邵氏公司,設立函授學院傳授新馬靑年戲劇藝術和漫畫。1973和1974年他編導的《鴛鴦帕》《嫁》在維多利亞劇院公演。1976年他和周穎南(1919-2014)合編的《豐子愷書畫集》在新加坡出版。

1972年周穎南在上海拜訪豐子愷,稱馬駿是豐子愷的弟子。馬駿的畫風筆觸簡練,書法溫婉中有勁道,的確得豐子愷真傳。

從歷史照片知道,劉抗畫的《大檢證和大屠殺》是時事新聞的線條版;馬駿畫的,很可能是親身經歷。

從歷史照片知道,劉抗畫的《大檢證和大屠殺》是時事新聞的線條版;馬駿畫的,很可能是親身經歷。畫面前景右側一輛載滿人的貨車朝左側駛去,車頭插了日本旗。堆叠的沙包後面,街道上擠滿了面目模糊的人群。畫面左邊“容新照相館”門口的電線桿頂糾結拉伸出的電線在天空交織,像是籠罩城市的鐵絲網。馬駿的題寫幾處塗改增修,難掩激動:

一九四二年一月廿八日新加坡淪陷,五日後,日軍告示六十以下,十二歲以上華籍男子,自備五天糧食,集中八地區,受大檢證,違者軍法處罪。所有華僑,人心惶惶,不知究竟,皆往受檢。首四日,祇見軍車川流不息,每車載三四十華人,清晨至黃昏,不明何去,生死未卜。如斯日曬雨淋,跪地待檢,至第五日下午軍車見少,四時拆除鐵網放行。回憶當時之險,心有餘悸,此生難忘。繪此稿以留日後參考重寫之。一九四五年九月十三日,馬駿記。

那天,正是新加坡接受日軍投降後一日。

2022年3月12日,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善若水”專欄

若芬按:馬駿的題寫有誤,新加坡於1942年2月15日淪陷於日軍。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