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2 月 22 日 上午 11:52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韓式人生,Fighting!

Bylofeni

1 月 30, 2013

2012年的最後一天,一個青年男子和成千上萬的群眾,擠聚韓國首爾普信閣周圍,聽著辭舊迎新的鐘聲,歡慶新年。

他舉起寫著 “2013화이팅(音Whiting)”的手機,朝路透社記者金弘吉(音譯)的相機微笑。元旦伊始,這位戴著黑色鴨舌帽的青年和他的手機問候語,向世界傳達了祝賀及共勉的心情。

金弘吉記者發佈的照片解說,把這位青年的手機訊息翻譯成“Cheer up 2013”,引來了韓國網民的討論。

一些韓國網民認為,“화이팅”並不是“Cheer up”的意思。“Cheer up”像是鼓勵心情低落的人振作精神;但是直接「還原」它的英語發音“fighting”又有點奇怪。韓國人說的“fighting”已經不只適用在戰鬥競技的場合,也不是要和人打架,而是和中國人、日本人等東亞民族相通,很容易理解的─「加油」。

「2013加油」,就像是說「新年進步」,為未來的一年相互鼓勵和打氣。韓國網民的討論,不僅是談“fighting”和“cheer up”哪個才是恰當的翻譯,而是回到“화이팅”或“파이팅”到底是英語還是韓語的問題。

韓語裡沒有發“f”的音,因此所有外來語的“f”音都會轉成其他的發音。常見的方式是把“f”換成”p”,結果“coffee”唸起來會像“copy”; “fighting”就變成“paiting”(파이팅)了。

讀音的變化是一回事,有意思的是,把「借用」來的字詞「本土化」,轉成適合當地情境使用的內涵,以致使人久而久之,忘了這字詞的「舶來品」身份,甚而「據為己有」。難怪韓國網民會認為 “화이팅”或“파이팅”本來就是韓語,它和英語“fighting”的用法不一樣。這種情形,在爭奪文化遺產的歸屬問題時,屢見不鮮,尤其遭受「嫌韓流」的人士詬病。

1997年遭受金融風暴,韓國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接管。為了挽救幾乎沈到谷底的經濟,韓國政府發動號召全民捐獻黃金,共體時艱,齊心拼搏,經濟成長率從1998年的-6.7%上揚到1999年的10.7%,讓舉世刮目相看。

韓國的傲人「世界級成就感」,在2002年更加急速攀升。首次在亞洲舉行的世界杯足球賽,韓國和日本聯合籌辦,頗有兩國「並駕齊驅」之勢。熱烈學習英語,迎接全球旅客;拼音表記的韓語,同時大量吸收了「外來語」,儘管這些外來的字詞或語彙在韓語裡並不匱乏。

韓語裡大約有60-70%是漢字詞(包括日語式漢字詞),這些漢字詞也就是古代韓國的「外來語」。近十多年來風起雲湧般累積和普遍使用的,以英語為主的「外來語」,等於是取代了傳統的漢字詞發音的東亞「外來語」。

替球賽加油助威時,高喊“fighting!”,好像比原來韓語的「贏啊!贏啊!」「用力!用力!」更加奮發激昂。球賽“fighting”、競選“fighting”、考試“fighting”、工作“fighting”…籠罩在“fighting”的鬥志中,韓國於2012年達到國民年均收入2萬美元、總人口數5000萬人的標準,成為全球第7個「20-50」國家,正式進入已開發國家的行列。

這一張張力圖「超日(本)趕美(國)」的成績單背後,付出的心血、汗水和眼淚,在2012年底狂熱投入欣賞電影和音樂劇「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尋求集體的渲瀉和撫慰。12月19日總統選舉日上映,五天便突了100萬觀眾。到2013年1月25日,創下550萬觀眾的記錄,遙遙領先以前在韓國上映過的音樂電影。「悲慘世界」,成為2012年韓國新聞的關鍵詞。

另一個關鍵詞,是「自殺」。十年劇增一倍的自殺率,使得韓國成為34個「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the 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 自殺率最高的國家。2011年,每十萬個韓國人,便有31.7人以自殺結束生命。自殺是40歲以下人口最嚴重的死亡原因,60-74歲老年人多於以往的自殺情形也引發關注。

全球化的競爭壓力,造成了「沒有第二名」的世界,和「只記得第一名」的社會。韓國並不是受影響的唯一國家,只不過,從潦倒到風光,超快衝刺飛躍的韓式人生,非但화이팅(加油),而且fighting”!

世界未必比從前更悲慘,鼓舞堅強地活下去的勇氣,才有光輝的明天。화이팅(加油),以及fighting”,都是寶貴的生命體會。

(2013年2月17日,新加坡《聯合早報》)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