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3 月 2 日 下午 2:02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那是旗袍嗎?

Bylofeni

5 月 8, 2021

這兩年韓國和奧斯卡金像獎特別有緣。去年奉俊昊導演的Parasite(中譯《寄生蟲》或《寄生上流》)奪得最佳導演、最佳影片和最佳原著劇本等大獎。今年,韓裔導演鄭李爍的Minari(中譯《夢想之地》)入圍最佳導演、最佳電影和最佳原著劇本之外,還包括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和最佳原創配樂總共六項提名。

演技精湛的”國民奶奶”尹汝貞不負眾望,榮膺最佳女配角,成為第一位獲得奧斯卡金像獎的韓國演員。韓國觀眾固然歡欣喜悅,話題卻因和尹汝貞一起走頒獎典禮外紅毯的片中女兒韓藝璃穿著而燃燒對立

“那是旗袍嗎?”眼尖的網民盯著韓藝璃的一襲紅禮服曳地長裙。小立領,削肩露臂,胸前皺褶起伏,左側斜綴五顆大金扣,腰線合身,搭配白金耳環和戒指,俐落大方,卻遭來”中國風”的批評,和”好可惜”的嘆惋。

乍看之下,不熟悉旗袍的人,而且只看她上半身剪裁的話,可能會誤以為是旗袍,”而且還是大紅色的!”或許媒體報導的消息很快傳到了韓藝璃耳中,她後來換了一身黑白相間的衣衫。

在中韓兩國關係緊張微妙的當下,一位女演員的”服裝語言”被當成國族符號解讀

“為什麼不穿韓服呢?”這樣的聲音是針對”中國風”、”旗袍”而來的吧?在中韓兩國關係緊張微妙的當下,一位女演員的”服裝語言”被當成國族符號解讀,即使Angela Basset、Amanda Seyfried等女星那天也穿了同樣的紅色禮服,說紅色令人感到力量強大(powerful)。韓藝璃被時尚記者選為紅毯最佳服飾之一;George Hollins 在他的節目給韓藝璃滿分10分中的9分。

我看了韓藝璃的照片,發現跨國奢侈品企業集團酩悅.軒尼詩-路易.威登集團(LVMH)的副總裁Delphine Arnault在2019年穿過類似的服裝:黑扣取代金扣,削肩露臂改為長袖─韓藝璃的禮服,正是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2018年的秋冬款。

大數據時代,很容易從一張圖像延伸到類似的圖像。中國的網路商店出售和路易威登設計相近的白色洋裝裙,品名描述是”立領單排斜扣旗袍式”。”旗袍式”的意思,似乎指的是斜開襟,其實重點在對開雙並的方領,旗袍的開襟不在左側。看來中國商家也不明所以,不能驚訝韓國觀眾過於敏感了。

我打開家裡衣橱,取出我的幾件旗袍,成衣或定製,雖然是立領,都不是平直如一,而是雙弧相並。更明顯的共通點,是右側開斜襟,上有如雲朵或花瓣的盤扣,這才是旗袍的特徵,和韓藝璃穿的左側綴飾大金扣完全不同啊!

把紅色定位為”中國紅”,把立領定位為旗袍,我們平常簡單隨意歸類的事情何止這一樁。

不知是否是過去台大中文系的(不成文)傳統?我在大學畢業典禮和一些同學一樣,穿著旗袍式的衣裙。母親的嫁衣旗袍,我曾經試穿,那大概22吋的腰圍,讓我直接卡在臀腿間,馬上放棄。想到畢業袍罩住全身,露出的不過是頸項,就取巧買了件雙弧立領的套裝,倒也有模有樣。

旗袍是非常能襯托氣質和暴露身材的服裝。得體的穿著能讓人優雅清淑;相反的,又可能顯得陳舊古板,或是淪於情色鄙俗,我一度對旗袍敬而遠之。王家衛導演的《花樣年華》裡,張曼玉的幾件旗袍迷亂了我的眼睛,啊!要說華人女性的美,是旗袍的風情呀!

在學生的畢業典禮,我開始穿起旗袍。去年最初也是唯一的亞洲文明博物館現場導覽,我穿著旗袍。敬重這文化,呵護這藝術。標準的旗袍是右側開斜襟,是古來漢服”右衽”的傳統,老人家甚至忌諱”左衽”,說那是蠻夷、是亡者穿的”殮服”,孔子不是說過嗎?─”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

那不是旗袍,不用爭議韓藝璃穿的”中國風”、”中國紅”,那700萬韓圜(8400新元)的國際精品很美,品味出眾,那不是旗袍。

2021年5月8日,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善若水”專欄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