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7 月 22 日 上午 8:13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過兩天就好啦

Bylofeni

8 月 21, 2017

一天中氣溫最高31,最低12攝氏度是怎樣的概念?
去青海西寧之前查了氣象預告,維基百科說這裡海拔2275公尺,年平均氣溫6度。想到要去海拔3260公尺高的青海湖,行李箱裡塞滿了長袖內衣、套頭衫、毛衣、連帽夾克,準備到高原避暑。
在上海轉機,航廈的玻璃圍窗透入晚霞的餘溫。晚上七點半起飛的航班,到了八點還絲毫不見動靜。沒有聽見「我們抱歉地通知您」的廣播,我去櫃台詢問過一次,得到「在這裡坐著等」的答覆。奇怪的是,大家好像都習以為常了,在登機門前,玩牌的玩牌,滑手機的滑手機,吃吃喝喝,好整以暇。
出了西寧曹家堡機場已經過了午夜十二點。我穿上了毛衣外套,咦?輕風送暖。
高速公路旁的巨型大樓有些仍睜著明亮的眼睛,沒錯吧?我不是要到廣漠的高原嗎?
住進旅店,凌晨一點多。第二天早上會議開幕式後,我將第一位發表主題演講,趕緊準備梳洗就寢。
我把室內的燈全部打開,床頭有兩支搖控器,都是電視用的。
好吧。那就手動開冷氣。
找不到。牆上沒有冷氣開關。
牆上也沒有冷氣。
不會吧?
打電話問前台:「請問冷氣機在哪裡?」(你們藏起來了嗎?)
「沒有。」疲軟的女士聲音。
啊~不會吧?這種價位等級的旅店,連冷氣機都沒有?
那麼,借個電風扇可以不?
「沒有。」我懷疑我在對著機器人說話,她的聲調和前一句完全一樣。
「可是…很熱!屋裡很熱!受不了!」如果她還是回答「沒有」,我就馬上衝到一樓看看到底是不是機器人在做客服。
「過兩天就好啦!熱的話開窗。」她說。(這句話也是預先錄音的吧?其他房客怎麼過的?)
我拉開白色紗簾,找到窗戶──大約六十公分寬,八十公分高,已經是開著的。
不能再消耗時間和力氣,我要洗澡睡覺了。
讓房間有點人氣,我拿起那兩支電視搖控器端詳了一會兒,第一支是開關電源;另一支用來選擇頻道。第一支怎麼按也沒反應,是電池沒電了嗎?
把我演講用的簡報指示筆內的電池拆出來替換。哦,不是搖控器電池沒電,是裝反了!
弄妥了電池,打開電視,卻只有藍色的畫面。另一支負責選擇頻道的搖控器派不上用場。
放棄了。我洗澡去。
不會吧?忘了問供應熱水的時間,難道過了午夜就立即用光了熱水?
我一邊用冷水澆著身體,雖然屋裡很熱,洗冷水澡還是擔心受涼。一邊想,剛才洗臉時明明還開了熱水水龍頭,應該有熱水的。
改開漆綠色記號的右端水龍頭,呼呼!熱水源源噴出!
也就是說,紅色是指冷水開關?綠色才是熱水?
輾轉反側,我掀開棉被,翻身趴睡在棉被上面。
不行。好像悶到無法呼吸。
我起床站到窗口,沒有風。
沒有風,我就自己製造風。打開折扇搧風,好微弱,我連手也舉不起來。暈睡到天明。
大陸的會議通常都有午休時間,我走回旅店。平時沒有午睡習慣,但昨晚幾乎沒怎麼睡,我的演講任務完成了,可以鬆一口氣小躺一下。
哇!中午的房間比昨晚還熱!
剛歪倒床上,敲門響三聲,服務員喊著要整理打掃房間。
「妳們可以過半小時再來嗎?」打開門,我說。
「我們很快的。」一高一矮兩位中年婦女,不等我反應,直接進房間,用青海話繼續著聊她們的話題。
想到早上出門時請旅店修理電視,順便問她們怎麼開電視?她們拿起搖控器按了幾次,高個子打電話請人來調整。矮個子對我說:「電視關了就會不能看。」
電視、清潔工作搞定,我也該回到會場了。
「所有的房間都沒冷氣嗎?」我問。
「我們這裡不熱的,不用冷氣。」矮個子指著窗台下的暖氣管說:「用那個,要用半年呢!」
「可是…實在很熱,睡不著。」我搧著扇子說。
高個子笑了,說:「今年特別熱哪!沒這麼熱的,過兩天就好啦!」
那天晚上,我仍然睡在棉被上,夢見在沙漠裡尿急,走啊走啊找廁所。
和會務組的同學聊起,第三個晚上,同學借給我一個巴掌大的電風扇,聊勝於無。我的睡眠得到了拯救。
再過兩天,就好啦。這暫時的難受,會的,習不習慣都會過去。

部分內容刊2017819日,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善若水專欄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