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5 月 24 日 上午 4:31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走出龍世界

Bylofeni

4 月 1, 2012

3月31日,時近清明,大雨滂沱。

去華僑中學禮堂主持「潘受百年紀念研討會暨展覽」。

感謝先前答應我會出席的朋友,都冒雨趕來了。

被老師安排來充場面的華僑中學學生,大約120位,很安靜,守紀律,排著隊伍進禮堂。560人的座位,多虧他們填補。

這是老舍和潘受都執教過的學校,老舍住過的宿舍「虎豹樓」,因「萬金油大王」胡文虎兄弟捐資興建而命名,就在禮堂旁邊,現在已經拆除。

前兩次去會場時,走捷徑,從圖書館後門穿過。今天該行「正途」,卻迷失於「正途」。

「來聽講座的嗎?」一位男士大概看出了我的慌張。

他找了學生來帶路,拾級而上,我問那位操大陸口音的高個子男孩:「被老師派來,今天也要聽講座嗎?」

他說是的。

星期六,下著大雨,八點鐘不到,不嫌煩嗎?

他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習慣了!」

來不及問他:「你曉得今天的講座是什麼主題嗎?」禮堂就到了。

我謝過他,他說:「沒事兒!」

1930年代末期到1942年,這座禮堂裡,舉行過多場抗日籌賑演出。1939年,王瑩和金山就演過「放下你的鞭子」,讓郁達夫等南渡文人印象深刻。觀看表演的群眾裡,也有潘受吧。

二十分鐘的論文發表,只能交代重點,主持人兼掌控時間,自己也不能例外。我的結語是:「潘受自稱『海外廬主』,他心儀的『海內』,就是詩詞和書法。『海內存知己』,潘受的知己,有待你我。」

下午的座談會上,有學者提到,要讓潘受「走出龍世界」。

不算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龍世界」,指的應該就是中華或華人文化圈。活動贈送的禮物,是一個潘受墨寶的提袋,裡面有潘受詩選中英譯本,中文的部分,包括漢語拼音和注解、白話翻譯。2000年出版,當時部分中學的補充教材。

「走出龍世界」,是要讓不懂中文的人,也能感受和體會潘受的藝術成就,這是很高的立意。

近年來,聽多了「與國際接軌」的濫調,其實早就麻木了。傳統文學藝術不能接軌國際,就要走出去,讓外國人看見。

所謂的「國際」,就是西方,而且是英語的西方。

前幾年在香港開會,京都大學的韓國學者金文京教授,就大聲疾呼:「別再一直眼裡口中只有『中西』文化交流,是『中外』、『東西』文化交流,否則,我們這些東亞國家,就不在你們的文化交流範圍之內。」

比起西方,東亞文化間的交流自古以來就很密切的。現在,我們走出了「中」,就面向「西」,受到英語世界肯定了,才有自信。

先撇開「走出龍世界」的迷思不談。潘受的藝術成就,能否在「龍世界」立足,就學術研究的客觀立場來說,都還有待建構。

參加會議的海外學者和畫家,都是潘受生前的朋友,說潘受在中國名氣很大。社交場合的客套話和吹捧聽多了,不必斤斤計較;錢鍾書、俞平伯等中國名人讚譽潘受的言論,也要審視過潘受的作品,才能證實。

會議中,也有學者承認,潘受的研究,單單在新加坡,都還很缺乏。「走出龍世界」,畢竟還需要有路的方向。

那120位中學生,乖乖聽講。我有時望向他們,他們沒有不耐煩的表情。我由衷認為,即使只在「龍世界」,代代相傳,也可堪欣慰了。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