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3 月 2 日 下午 9:59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

聽到一連串的英語,我推開枕頭,一骨碌坐直了,右手捋順頭髮。

“衛生部提醒你,你的疫苗接種…”

什麼嘛!我扔下手機,倒頭再躺,斜視瞥見鬧鐘,快8點了,這對詐騙電話是早還是晚呢?

昨天大約也是這個時間,我重覆同樣的動作。如果中午來敲門的稽查人員還是那一高一矮的馬來人和華人男士,我會以為日子重覆過著;或是日子始終沒有度過。防疫居家隔離14天,從第二天起,我就放棄計算,我知道政府機構比我更關心時日和我的動向。

在樟宜機場辦理好准許居家隔離的手續,領到裝有偵測器和感應手環的藍布袋。回家安頓行李,剛才機場工作人員說24小時都要戴著手環,洗澡時當然也要。我還是先洗去一身旅途的緊張和疲憊,吹乾頭髮,才打開偵測器和感應手環的兩個紙盒。

很詳細的說明文字,不過看圖指示比較快。下載應用程式,掃瞄偵測器和感應手環上的二維碼。偵測器插在電源插座,閃爍像是在搜尋的藍眼睛。黑塑膠感應手環套進左手腕,該預留多大空隙呢?單手操作,我坐在地板,左手抵著床沿,怎麼也扣不上。該扣住哪一面呢?我褪下手環,前後上下翻轉著端詳,又參考了指示圖,哦,這樣沒錯─我試著用力按壓,扣住了!

明白了,這樣做沒錯─可是,怎麼打不開…?

我試著用力掰,想把按扣解開,重新戴在手腕。手環牢牢的,結結實實,比磁鐵還強力吸附。再看說明書,噢噢,上面有一行字:”一旦扣上就打不開,除非剪斷…”

啊!這…

我得使勁把手環套進手腕,很怕扯斷,拉─拉─拉─摩擦得掌緣泛紅了,嗯,安全套進,手環沒有變形,萬幸!

第二天中午,很規律的敲門聲,是兩位女士和一位全身防護服的男士。他們先出示了證件,也要求我出示證件,詢問了我的個人資訊和開始隔離的時間。我依照要求,用手機拍攝偵測器的照片讓他們看。

藍光不OK,妳換一個插座看看。我把偵測器拔出,改插另一個單獨的牆面插座,這一次,眨眼的是粉紅光,我拍照給他們看。

哪一種光才是OK的呢?

兩位女士沒有直接回答。男士要我把家裡所有房間門打開,他進來巡視了一番,確認我是一個人居住。

下午,兩位印度裔男士送來新的偵測器和感應手環,要我剪斷手環,連同舊的偵測器一併歸還。我請其中一位替我戴上手環。

“這樣太鬆?太緊?”他移動手環,調整再調整,才小心翼翼扣合。

我打電話通報新的設備代碼,偵測器的綠光像是個安全信號,守護著我。

每天不定時會有移民局的人打電話給我詢問情況,我打開手機攝像頭,讓他們視查偵測器和感應手環的狀態。

友人紛紛轉來新聞:8月7日起,從台灣入境新加坡,核酸檢測陰性和合乎條件的旅客,可以免除14天隔離。說我太早離開台灣啦,隔離太不方便了。

我倒覺得沒什麼,去年阻斷措施期間,我曾經連續77天足不出戶呢。然而, “不要漏接電話”的自我提醒,變成詐騙電話趁機人侵的缺口。

自從身邊的人損失慘重,我對詐騙電話提高警覺,知道加了新加坡國碼65的電話號碼可能是詐騙,甚至乾脆不接電話。

隔離期間,手機盡量不離身,及時回應,確保無誤。一天網路授課時,手機不停震動,我瞧了一下顯示的號碼,可疑,不理睬。下課後,又有電話打來,想到今天還沒有被”關心”,馬上接起。對方非常憤怒地質問我為什麼沒繳稅?他用的是新加坡稅務機關的標誌當頭像。

我也接過新加坡郵局標誌的電郵,說我欠郵費3元,郵件無法寄出。還有銀行、DHL…受騙的人都是傻子嗎?貪財嗎?心虛嗎?其實未必,其中不少認為自己應該奉公守法,去”彌補疏失”的善良百姓。

隔離最後一天,一直沒有收到前一日做的核酸檢測結果報告,也沒有收到解除隔離的通知,我打電話去移民局Safe Travel詢問,對方竟然對我一無所知!從姓名開始一一登記,不像之前明顯”記錄在案”,我是打給詐騙集團了嗎?要不要透露我家地址?

過了一個小時,我再打電話給Safe Travel,得知可以自行上網查詢。那麼,剛才我是打到哪裡了?

剪去手環。我面對鏡頭開始線上演講”認識文圖學”,一邊仍在忐忑著:那個一問三不知的電話,我究竟是打到哪裡了呢?

2021年8月28日,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善若水”專欄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