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6 月 21 日 下午 8:45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陪你來讀蘇東坡】25 亡兄子瞻端明墓誌銘-2

Bylofeni

10 月 5, 2020

您好!我是衣若芬。今天要為你讀的是蘇轍為兄長蘇東坡寫的〈亡兄子瞻端明墓誌銘〉。在蘇東坡自覺不久於人世,就寫信給弟弟蘇轍,請他寫墓誌銘。這篇〈亡兄子瞻端明墓誌銘〉寫於蘇東坡去世之後一年,也就是公元1102年。全篇情感深摯,將蘇東坡的一生娓娓道來,我分為六回為您朗讀。這是第二回。寫蘇東坡在杭州、密州、徐州的政績,以及烏台詩案被貶謫黃州。哲宗即位,蘇東坡返回京師任職。 是時,四方行青苗、免役、市易,浙西兼行水利、鹽法。公於其間,常因法以便民,民賴以少安。高麗入貢使者凌蔑州郡,押伴使臣皆本路管庫,乘勢驕橫,至與鈐轄亢禮。公使人謂之曰:「遠夷慕化而來,理必恭順。今乃爾暴恣,非汝導之,不至是也!不悛,當奏之。」押伴者懼,為之小戢。使者發幣於官吏,書稱甲子。公卻之曰:「高麗於本朝稱臣,而不稟正朔,吾安敢受?」使者亟易書稱熙寧,然後受之,時以為得體。吏民畏愛,及罷去,猶謂之學士,而不言姓。 自杭徙知密州。時方行手實法,使民自疏財產以定戶等,又使人得告其不實,司農寺又下諸路,不時施行者,以違制論。公謂提舉常平官曰:「違制之坐,若自朝廷,誰敢不從?今出於司農,是擅造律也,若何?」使者驚曰:「公姑徐之。」未幾,朝廷亦知手實之害,罷之。密人私以為幸。郡嘗有盜竊發而未獲,安撫轉運司憂之,遣一三班使臣,領悍卒數十人,入境捕之。卒凶暴恣行,以禁物誣民,入其家爭鬬至殺人,畏罪驚散,欲為亂,民訴之,公投其書不視,曰:「必不至此。」潰卒聞之少安。徐使人招出,戮之。 自密徙徐,是歲河決曹村,泛于梁山泊,溢于南清河,城南兩山環繞,呂梁、百步扼之,滙于城下,漲不時洩,城將敗。富民爭出避水,公曰:「富民若出,民心動搖,吾誰與守?吾在,是水決不能敗城!」驅使復入。公履屨杖策,親入武衛營,呼其卒長,謂之曰:「河將害城,事急矣,雖禁軍,宜為我盡力!」卒長呼曰:「太守猶不避塗潦,吾儕小人效命之秋也!」執梃入火伍中,率其徒短衣徒跣,持畚鍤以出,築東南長隄,首起戲馬臺,尾屬於城。隄成,水至隄下,害不及城,民心乃安。然雨日夜不止,河勢益暴,城不沉者三板。公廬於城上,過家不入,使官吏分堵而守,卒完城以聞。復請調來歲夫,增築故城,為木岸,以虞水之再至,朝廷從之。訖事,詔褒之,徐人至今思焉。 徙知湖州,以表謝上。言事者擿ti其語以為謗,遣官逮赴御史獄。初,公既補外,見事有不便於民者,不敢言、亦不敢默視也。緣詩人之義,託事以諷,庶幾有補於國,言者從而媒蘖之。上初薄其過,而浸潤不止,是不得已從其請。既付獄吏,必欲寘之死,鍛鍊久之,不決,上終憐之,促具獄,以黃州團練副使安置。公幅巾芒屩,與田父野老相從溪谷之間,築室於東坡,自號東坡居士。 五年,上有意復用,而言者沮之。上手札徙汝州,略曰:「蘇軾黜居思咎,閱歲滋深。人材實難,不忍終棄。」未至,上書自言有飢寒之憂,有田在常,願得居之。書朝入,夕報可,士大夫知上之卒喜公也。會晏駕,不果復用。至常,以,復朝奉郎,知登州。至登,召為禮部郎中。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