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6 月 10 日 下午 12:13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莊周夢蝶元宇宙

Bylofeni

1 月 15, 2022

進入21世紀的第三個十年,你還在地球上。

你的肉身。

如果你衝得快,另一個或者多個你的分身已經活躍在虛擬世界。沿用1992年尼爾.史蒂芬森(Neal Town Stephenson,1959-)的科幻小說《雪崩》(Snow Crash)創造的異次元空間,2021年3月,線上遊戲公司Roblox招股說明中,正式提出元宇宙(Metaverse)為發展方向。用表示超越、變化、初始的“meta”加上意指世界、宇宙的“universe”,構成超級的虛擬世界。10月扎克柏格(Mark Zuckerberg)宣布Facebook改名為Meta,長驅進軍元宇宙產業,把本來豎起大姆指的標誌,換成“無窮大”符號的藍色雙圈。一些科技公司和相關領域也爭相投入競爭,吸引大量資金蜂擁,彷彿生怕跑得慢就失去上戰場廝殺的機會。

經濟主導著我們的注意力,就像光刻機、量子力學、區塊鏈等等,這些科技熱詞順著網路信息推送,伴隨熱錢的風潮,也宛如某種時尚。許多媒體介紹元宇宙時,指向那是人類的未來,你怎麼可以不知道呢?

兩年來起伏反復的新冠疫情,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和思維,逐漸習慣了通過屏幕和外界溝通。約束實體社交的場域和人數,許多具有人生重大階段意義的活動,改採虛擬或虛實結合的形式進行─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台灣大學等數所高校都採用電玩“我的世界”(Minecraft)把校園景致轉為電子畫面,舉行別開生面的畢業典禮,台灣大學的畢業典禮還布置了“轟炸母校”的環節,令人嘆為觀止。

喜歡電子遊戲的人,對於打怪爭地、構築城池的競技樂在其中;用虛擬化身(virtual representations)玩角色扮演,像“第二人生”(Second Life)之類的設計也行之有年。初音未來、洛天依等虛擬歌手、電視新聞虛擬主播、電玩直播主用虛擬身形和變聲─即使沒有疫情,我們早就接受了虛擬世界,只不過,大部分的人是用現實世界的情感模式對待虛擬的事物,何況,即使是虛擬貨幣,用的還是真正的金錢去交易買賣。

“元宇宙”,乍看之下,覺得沒什麼大不了,日常生活的數碼化遷移或複製到元宇宙,只要相關科技如迅速的互聯網、VR眼鏡、人工智能、大數據、演算法、傳感設備、虛擬貨幣等等越加成熟穩定,幾乎唾手可得。我甚至想,VRAR、MR、XR……林林總總的視覺工具假如最後結合成隱形眼鏡,連腦機接口都不必,人們戴上隱形眼鏡,便瞬間看到元宇宙,旁邊的人不曉得他是在神遊他界,還是在此界?就像我們在路上見到有人喃喃自語,其實他戴著藍芽耳機在講電話一樣。

你期待移民元宇宙嗎?在那裡自己決定性別、年齡、種族、膚色,用數碼的方式存在,你的人間肉身衰頹毀壞,元宇宙中的你永生不滅。

你期待移民元宇宙嗎?在那裡自己決定性別、年齡、種族、膚色,用數碼的方式存在,你的人間肉身衰頹毀壞,元宇宙中的你永生不滅。我的幾位Facebook友人已經往生了,有的是我的師長,他的頁面還保留著,我不忍刪除,像是他還活在Facebook裡。Facebook有運營元宇宙的籌碼,因為我們既是使用者,又是數碼文本的製造提供者。冷戰時期的監視者“老大哥”投胎轉世成製定互聯網空間規範的大手。元宇宙需要留意的是:主宰真的是你嗎?

這讓我想起《莊子.齊物論》裡,莊周夢蝶的故事:

昔者莊周夢爲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爲胡蝶與?胡蝶之夢爲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

莊周在元宇宙中化身為蝴蝶,飄搖飛舞,覺得很開心得意,不曉得自己是莊周。不久,他斷網了,回到現實世界,原來,自己是莊周呀!蝴蝶是莊周在元宇宙的形態。可是,這個現實世界,會不會是蝴蝶的元宇宙?莊周和蝴蝶,一定是有區別的,(需要區別嗎?不區別會怎樣?區別了又怎樣?)認認真真想著這問題的人,說:這就是萬物的變化、物質的轉化、人類想利用科技主宰和掌控進化啊!

2022年1月15日,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善若水”專欄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