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3 月 3 日 上午 12:02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苦哈哈,笑哈哈

Bylofeni

5 月 6, 2012

誰說藝術家一定苦哈哈?

只要會經營,藝術家過得笑哈哈。

剛到新加坡時,就有朋友介紹本地兩位大名鼎鼎的同姓藝術家。

其中一位藝術家,住在殖民地時期的洋樓「黑白屋」,屋內布置得古色古香。時常邀請名流政要到家中雅集,雅集裡用的都是古董餐具,被佣人不小心打破了也不吝惜。這位藝術家一幅作品的價錢,一般人一整年也賺不到。

到他的豪邸看展覽,所聞不虛。

沿著小山坡,路邊豎立了好幾個警告牌示,「私人產業,閒人免進,違者必究」,「提防惡狗」──我會不會被當成不速之客轟出來呢?

鐵柵欄門打開的,遠遠聽到狗吠聲。

兩層樓的房子沿山壁而建,紅磚瓦斜屋頂,白牆塗上黑漆邊框,「黑白屋」由此得名。這是新加坡政府明令維護的古蹟建築,目前一些「黑白屋」都被租用為餐廳或酒吧,像這樣幽閉的處所,可以鳥瞰花柏山往聖陶沙的空中纜車,應該十分難得。

藝術家的住處大門深鎖,門口停著賓士轎車。展場在他住處旁,三幢一式的建築。

空氣裡飄散著印度緬梔的清香。順著木梯登上二樓,客廳裡流淌著古典音樂,很想坐看看的皮製沙發在工作人員的監視下,我連摸摸都不敢。

從長達3公尺的手卷,到30公分見方的小品,宣紙浮現著藝術家用水墨或潑或染的寫意創作。有如書法飛白的刷筆,畫出湄公河的石頭。畫在橘色條紋信箋上的,是「寫給自己的信」。還有濃淡參差的黑白系列,是藝術家在越南小憩的悠閒。

大部分的作品都已經售出,而且藝術家告訴過媒體,他不收藏自己的作品。我在古董家俱、鎏金銅佛像、青花瓷器、青銅大鼓之間,反覆瀏覽這些作品,想像著這些作品如果到了我的家裡,未必能保有如此環境氛圍的尊貴神采。

我知道,很多收藏家購藏作品,並不或從不展示。喜歡的東西,是想經常捧出賞玩;還是捨不得,擔心損壞而養之於深閨倉庫?

我不知道,苦哈哈的藝術家怎麼看笑哈哈的藝術家?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