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3 月 2 日 下午 3:26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考的可是《紅樓夢》The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as University entrance exam question

Bylofeni

6 月 21, 2022

今年大陸高考(大學聯考)的全國甲卷考了這樣的作文題目:

《紅樓夢》寫到“大觀園試才題對額”時有一個情節,爲元妃(賈元春)省親修建的大觀園竣工後,衆人給園中橋上亭子的匾額題名。有人主張從歐陽修《醉翁亭記》“有亭翼然”一句中,取“翼然”二字;賈政認爲“此亭壓水而成”,題名“還須偏於水”,主張從“瀉出於兩峰之間”中拈出一個“瀉”字,有人即附和題爲“瀉玉”;賈寶玉則覺得用“沁芳”更爲新雅,賈政點頭默許。“沁芳”二字,點出了花木映水的佳境,不落俗套;也契合元妃省親之事,蘊藉含蓄,思慮周全。

以上材料中,衆人給匾額題名,或直接移用,或借鑒化用,或根據情境獨創,産生了不同的藝術效果。這個現象也能在更廣泛的領域給人以啓示,引發深入思考。請你結合自己的學習和生活經驗,寫一篇文章。

要求:選準角度,確定立意,明確文體,自擬標題;不要套作,不得抄襲;不得泄漏個人信息;不少於800字。

題目經媒體報導,上了網路熱搜,反應激烈。有的表示考生“哀鴻遍野”;有的則認為:這樣的作文題目,只有賈寶玉才可能得滿分。“哀鴻遍野”的形容或許誇張,但是可以想見考生在緊張的應試過程中,看到這樣有些複雜的前導材料,要求從中提取出寫作的基礎,並且舉出生活和學習的實例,的確檢驗考生閱讀和理解的能力,以及平時的思考習慣。至於是不是只有賈寶玉才可能得滿分,倒也不盡然。甚至於,我想:即使對《紅樓夢》並不完全熟悉的考生,還是可能獲得閱卷老師的青睞,只要掌握三點:問題思維、善採資源、多方解決。

2019年起,大陸中小學的語文教科書全面換新,高中學生需要閱讀整本的《紅樓夢》。因此高考出現《紅樓夢》內容的考題並不足為奇;這也不是《紅樓夢》第一次出現在高考的試題當中。值得關注的是:這次不是考讀懂《紅樓夢》而已,而是將《紅樓夢》的情節作爲有待處理的問題,從小説人物運用資源的態度,顯示解決之道。

考題提供的資料來自《紅樓夢》第17回,寫的是賈寶玉、寶玉的父親賈政和他的一幫清客為大觀園的匾額題寫命名。一些分析考題的專家把視線焦點集中在命名的藝術性:“沁芳”爲什麽比“瀉玉”優美貼切?我以爲考生未必需要著墨於此,而是要談自己曾經遇到過什麽樣的問題?當時想到擁有哪些資源?經由哪些方法使用資源,最後達到目標?

考題中的“或直接移用,或借鑒化用,或根據情境獨創”,就是針對“目標”(藝術效果)的三種“用”的方式。“沁芳”固然新雅,賈寶玉也承認“編新不如述舊,刻古終勝雕今”,繼承經典和轉化舊說未嘗不可。

我指出文學的三種閱讀和應用方法:一是掌握作品的背景情境、二是欣賞文辭的藝術審美、三是通過義理實踐於人生

6月10日晚上,我應《聯合早報》邀請,在新加坡書展演講。我談的是“倍萬自愛,和蘇東坡一起月夜清遊”。我指出文學的三種閱讀和應用方法:一是掌握作品的背景情境、二是欣賞文辭的藝術審美、三是通過義理實踐於人生。通常我們爲了應付考試,這三個層次只強調前兩個,也就是:學會生難字詞,知道作品的內容思想和藝術特色,然後背誦佳句名篇,放在作文裡,以彰顯自己的文學造詣。當我們不再需要參加考試或是競賽,就漸漸將文學作品束之高閣,之前努力學習過的作品,也就逐漸淡忘。再拿起文學作品閱讀,似乎就是爲了消遣;而時下可以提供消遣的文化娛樂項目那麼多,於是文學就敬陪末座了。

我一直强調 “文學有用”,孔子早就說過: “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 這次大陸高考的作文題目如果有風向標的作用,便是揭示日後將在教學方面促使文藝落實;在寫作方面鼓勵有對象感的書寫;持續文化經典的生命活力。

2022年6月18日, 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善若水”專欄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