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7 月 21 日 下午 7:09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繪情書

Bylofeni

4 月 7, 2018

A:

B:
A:

B:


故事一
情人節的晚上,手機接收到了排成愛心型的玫瑰花。我看了又看,「一幅畫勝過千言萬語」,我明白他的心意,回覆他一個害羞的微笑。他傳來雙手合十的圖案─「拜託!嫁給我吧!」我感動得笑中帶淚。

故事二
加班到晚上快9點了,稍微喘息,刷一下手機朋友圈。怎麼?今兒個是情人節?糟糕!我壓根兒給忘了。她一定特不高興。趕緊蒐了個愛心型玫瑰花的照片寄上。果然,她笑得很勉強。我馬上陪罪:「抱歉!原諒我這一回吧!」沒想到她更生氣,放聲大哭起來。

故事三
第一次收到男生給我愛心型玫瑰花照片,心裡小鹿亂撞,感動得要哭!可是…還是矜持一點,別太直接表露我的情緒,我回覆他一個含蓄的微笑。他打鐵趁熱,雙手合十,要我們一起加油!嗯,是的,我會努力!我破涕為笑,只要和你同行,人生甘苦共嚐。

故事四
什麼情人節,商人製造的花錢日子。晚上太無聊,給手機裡幾個可能有意思的女人發了玫瑰花照片。B回覆我曖昧的笑臉,這就對了!我們今晚合體吧?她大方地笑了。

故事五
一直想找個機會讓上級女主管看到我的表現。情人節?送個玫瑰花照片好了。她表示領情了。我雙手合十道謝,謝謝她的栽培,以後多多提拔啊!她竟然回說我很搞笑!我今年的升遷可還有希望?
*****
許多年前,收到一封影印的情書。是的,在那花樣年華,收到情書,而且是紙筆手寫的情書,很正常吧?「不正常」的是,對方寄給我的,竟然是複本。
嗯,當然是裝進信封裡,寫好我家地址,老老實實貼滿足額郵票的信件。信裡沒有寫我的名字。我讀了又讀,他談到的,的確是發生在我們之間的事情,以及感受和傾慕,以及,提出約見和交往的請求。
知道電話號碼的,寫信畢竟比較浪漫(我猜);還有,假如被拒絕也比較不尷尬(我猜)。但是我猜不出,他為什麼要寄影印的信給我?這封信印了多少份?分別寄給了多少女孩?
所以我反覆看,反覆看,信的內容是否可能也發生在別的女孩身上?他大可以再抄寫,寄給別的女孩啊?這樣花心偷懶的男生,我才不會被他打動!
我想,我回信時也用影印件寄給他,問他為什麼不給我「正本」?
不過,「複本」等於「不專情」的先入為主印象,讓我的好奇心變成厭惡。終於忽略了這個人。
許多年之後,不期而遇。我幾乎忘了他,他絮絮說起舊事和舊友,哦哦!縫合記憶拼圖出現的,是那封影印的情書。
再見,也許,再也不見。
影印的情書早已經不見,情書的寄件人早已經忘了當初為何給我「複本」。他說,可能不小心把複本裝進了信封。
我問:「那麼,你沒發現原件還在家裡嗎?」
他遲疑著。
「該不會…」我促狹著說:「你那時copy了好幾份,亂槍打鳥,看看誰會被你打中吧?」
他突然滿臉通紅,瞪大了眼睛望著我。
哎!我這突兀的言行,可把那封影印情書裡的優雅形象一掃而空。
今年情人節,收到愛心型的玫瑰花照片,溫暖喜悅。曾經那麼執著介意「複本」的我,完全忘了手機裡的玫瑰花連「複本」都不是──不是花的「卡片」,而是虛擬的圖影。「盡在不言中」的繪文字(emoji),究竟是考驗我們的認知?還是試探我們的默契呢?
故事六,你可以再繼續寫下去。


2018年 4月 7 日,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善若水”專欄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