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7 月 20 日 下午 8:25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繞飛地球一周間

Bylofeni

4 月 15, 2017

妳可以選擇在休士頓(Houston)住一晚,或者妳也可以飛到舊金山(San Francisco),明天晚上再飛回新加坡。經我每隔數十分鐘前去櫃台排隊詢問,這位金頭髮綠眼珠的航空公司地勤人員終於給了我最完整的回覆。
下午2點半辦理好登機手續,走到登機門附近等候。350分,隨著手機訊息提醒和廣播公告,登機門更換,我乖乖走到另一處登機門附近,繼續等候。
機場內的賣家大多是餐廳,我一點也不想吃喝,沒有逛商店打發時間的興致。這個角落收不到機場的無線網絡連結,我呆坐著亂滑手機,不會有人打電話來,幾十封未讀的電郵是要先看完回信存檔?還是先刪除那些從標題就能判斷的無干信件?
我只是一頁頁亂滑著,43分,手機訊息告訴我,航班延遲40分鐘,飛機5點從休士頓起飛,79分到舊金山。我接駁的是1035分的航班,應該沒問題。
坐著坐著,放鬆的身體被無法抵禦的疲憊感包裹,像蓋了一層輕柔的蠶絲被,溫暖透氣得剛剛好的舒適。都要返程了,這什麼時差現在才發作嗎?
經過25個小時的飛行和轉機,從新加坡經舊金山,到達休士頓。我329日早上6點出發,入住飯店是同一天的晚上9點。第二天起,早上740分集合,坐車去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開會,到用過豐盛的晚餐回到飯店,已經晚上9點多。完整嚴謹腦力激盪的三天學術會議,我聚精會神,吸取國際學者的智識與思維。研討會圓滿結束,我隨而打道回府,此刻,完完全全,能讓睏倦恣意釋放了。
迷迷糊糊,似睡非睡,手機又響起,航班再推遲45分鐘。看到一些人排隊在櫃台交涉,我也跟著去。
妳沒問題,不用擔心,轉機的時間夠的。她說。還沒等我離開,這位中年壯婦就向下一位乘客打招呼。
嗯,不用緊張,還是繼續等。方才的座位被人使用了,我走到面向飛機的第一排休息椅。飛機明明就在那裡,怎麼不讓人搭呢?
又過了40分鐘,哦哦!再推遲到615分起飛,這樣我在舊金山的轉機時間不到兩小時了。
不用擔心,可以的。她說。
我問:飛機出了什麼狀況?
她搖搖頭說:我們還在檢查。
我仍覺得不安,問她615分是否一定會起飛?
她眨眨眼,貌似無辜地說:我不確定。我不能告訴妳。
那麼,我問:妳可不可以查一下,除了從舊金山轉機,還有什麼可能的方式,從別的城市讓我回新加坡?我的目的地是新加坡,一定要44日到達。
她低頭敲著電腦鍵盤,然後用左手掩住口,盯著我看不到的螢幕看。這樣重複了三次,放棄般對我搖頭:我查了,全美國沒有合適轉機的城市讓妳44日到達新加坡。
我無可奈何,謝謝她的服務,把櫃台前的空間讓給下一位乘客。
休士頓到舊金山的航程沒有提供餐食,本想到舊金山吃晚飯,看樣子不得空閒。餐廳裡飄出烤肉的香味,我在想要落座,或是打包帶走?看看離登機有多少時間。
啊?航班要8點才飛?飛到舊金山超過10點了!
顧不得選餐,我又去排隊等著詢問。排在我前面的一家人不知有什麼意見爭執,青少年兄妹吵架,媽媽在一旁乾瞪眼。那位航空公司的地勤人員從他們三位的空隙間看見我,希望我發出的求助眼神能促使她快點解決這家人的問題。
媽媽發話了。我聽不清楚她在說什麼,幸虧那果斷的語氣把場面擺平了。男孩叫媽媽和妹妹先走,媽媽叫妹妹和男孩先走,三人又嘰咕了一陣子。後來冒出了可能是爸爸的中年胖子,命令男孩留下辦理票務,他帶著媽媽和妹妹快步離開了。
這樣真的來不及了!我開始著急。
是呀!她這回安撫不住我。
沒有別的城市可以讓我轉機嗎?
我看過了,沒有!她斬釘截鐵地說:妳可以選擇今晚留在休士頓,或是飛去舊金山過夜。
明天一早,有從舊金山飛新加坡的航班嗎?我問。
她直接說:沒有,還是晚上1035分那班。妳會晚一天到達。
我要回新加坡!我說:我要離開這裡!全世界沒有別的城市可以讓我轉機嗎?
她還是說:女士,妳可以決定要留在哪裡。
妳確定8點一定會飛嗎?我問。
她還是說:我不確定,我不能告訴妳。
我真的生氣了!向她要求轉換航空公司。
全世界,沒有一家航空公司,可以讓我在預訂的日子回到家嗎?
嗯,新加坡航空公司…有的,妳要不要從曼徹斯特(Manchester)回去新加坡?
新航有空位嗎?
我不能從這裡幫妳訂位,妳要自己去他們櫃台問,妳有10分鐘的時間,他們開始登機了。
如果他們不讓我登機,怎麼辦?
妳再回來這裡。她說。
我拔腿就跑,機場的C區到D區,少說也有800米。
喘著大氣向新航的工作人員說明來意,他們接洽了幾分鐘,微笑地打印了登機證給我。
踏上飛機,像是回到家般的安心,我幾乎落淚了!
機艙門在身後關合。我的手機簡訊又再響起:妳的聯合航空XX航班取消,由於天氣的緣故。
亮燦燦的夕陽灑進來,飛機開始滑行,我關閉手機。
去程飛越太平洋,回程飛越西伯利亞,一星期之內,我繞飛了地球一圈。
閉上眼。我要回家了。

2017415日,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善若水專欄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