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7 月 21 日 上午 9:38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穿粉色襯衫的總理

Bylofeni

4 月 11, 2020
《源氏物語繪卷》局部(德川美術館藏)
不意外地,李顯龍總理在43日發表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的全民講話時,和28日、312日的講話一樣,穿了粉色的襯衫。
心理學家麥拉賓(Albert Mehrabian)指出:人們在接收信息時,55%來自視覺;38%來自聽覺;7%來自語言。在觀眾還沒有進入總理講話的核心重點時,先看見了他的表情和穿著,占螢幕大部分畫面的粉色,給你怎樣的印象呢?
早在2015年,已經有網民注意到李總理經常穿著粉色襯衫,在總理面簿上詢問。李總理答覆說,這是電視製作人的決定。我想,攝製節目的製作人應該懂文圖學吧。
把一個人的表情、肢體動作和服裝都當成文本來解讀,生活中處處有樂趣。觀察世界各國政要名人,你會發現:美國總統特朗普偏好繫紅色領帶;英國伊麗莎白女王的服飾色彩明亮,帽子、雨傘和全身套裝同一色系,黑色皮鞋。還有人串聯了威廉王子和凱特王妃的形象集錦,兩人好多張照片的穿著、姿勢、角度都致敬了父母查爾斯王子和黛安娜王妃。這些,都值得玩味。
而各國領導人中,最能駕馭粉色的,我覺得只有李總理,尤其在如今的非常時期。
所有顏色裡,粉色是比較微妙,詮釋空間很大的顏色。萊麗•斯蒂爾(Valerie Steele) 在《粉紅:一個龐克、俏麗、強有力顏色的歷史》裡提到粉紅色的雙重性格─可以是少女心的可愛浪漫;也可以表現叛逆不羈。所以我要說駕馭粉色,不是被顏色定義,而是給顏色意涵。
回顧粉色的性別符號化過程,東西方文化在20世紀中葉之前,都沒有將粉色歸為女性專用。山脇惠子《52種顏色的歷史冷知識》裡,舉了紫式部小說《源氏物語》裡《花宴》的例子,說男主角光源氏參加藤花之會的裝束是「櫻粉色彩紋中國薄綢常禮服,內穿一件葡萄色襯袍,拖著長後裙」,半透明的綢紗映襯著粉配紫,吸引全場的目光。我們看《紅樓夢》裡,賈寶玉也常穿粉紅色加銀朱調和成的銀紅襖子和衫子。14世紀的宗教畫上的小耶穌穿著粉色袍衣,聖潔天然。Pink本來是花的名字,17世紀才用來指稱顏色。粉紅色被認為像稀釋的血液,有英雄氣概,受到男士喜愛。1819世紀的西方藝術中常用粉色烘托華貴的氛圍。
20世紀初,美國的百貨公司想要依性別為商品的顏色定位,他們選定了藍色和粉色,主張藍色優雅,適合女性;粉色剛強,適合男性,這種論調一度被一些商家接受。但是也有對藍色和粉色的性別特質採相反觀點的商家。Jo B. Paoletti《粉色和藍色:美國女孩男孩的區別色》認為,粉色屬女性;藍色屬男性的畫分是到了1980年代才普遍,父母在寶寶出生前能夠知道性別,方便準備嬰兒用品,並且希望孩子從小認同自己的性別角色,強化了顏色和性別的關係。
這麼說來,我們覺得粉色看起來溫柔,是社會文化給予我們的心理暗示和思維定式,其實是錯誤的嗎?色彩究竟和力量感有沒有關係?
亞當•奧爾特的《粉紅牢房效應:綁架思維、感覺和行爲的9大潜在力量》舉了幾位心理學家的色彩實驗,證明人在長時間觀看粉色的物品,比如對照看藍色和粉色的紙張,看粉色的紙張以後承力度較弱。把暴躁的犯人關進漆成粉紅色的牢房,15分鐘之後情緒逐漸平靜,瑞士、美國的部分監獄已經實行這種顏色輔助管理的措施。
紅色在人眼可見光譜中波長最長,可視距離最遠,因此被用來做為交通號誌燈的禁止功能。紅色引起的視覺衝擊使人容易高昂亢奮;相反的,紅加了白而形成的粉色卻能使心跳和緩,肌肉放松。粉配紅,就是43日李總理講話時的圖像語言。粉色襯衫象徵鎮定、安撫和療癒─國家物資儲備充裕,人民不必緊張搶購囤積。紅色領帶表達果斷、積極、團結─採取必要的行動,關閉部分場所,阻絕新冠病毒傳染,同舟共濟。
穿粉色襯衫的總理,那粉,是新加坡國旗融和的顏色。
2020411日,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善若水專欄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