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5 月 19 日 上午 9:00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百歲林子平

Bylofeni

7 月 3, 2021

真愛,就是可以為之而生的動力,驅使人們期待不斷自我突破和提升。

活到了一百歲,你想是怎樣的情景?

含飴弄孫?靜閒養生?林子平先生說,他要繼續畫畫。

山中也有千年樹,世間難逢百歲人。

林子平是百歲愛畫樹的人。我初次欣賞林子平的作品,就是雨樹。從他的線條和筆墨,看得出書法的深厚功底,結合了行書的流暢和碑體的遒勁,也就是蘇軾《次韻子由論書》裡說的”端莊雜流麗,剛健含婀娜”─樹幹和枝葉恣意生長,有原始的野性;又在景觀的設計之中。這種看似悖論的表現方式,流露了藝術家的雄心,既企圖建立個人風格,且不願被個人風格約束。

近日的”墨魂:林子平百歲作品展”展出他2020年的畫作,包括他把早期1980年代的風景寫生上色、放大重畫牛車水和新加坡河、抽象書法,以及自成一家的”糊塗字”詩詞書法。見微知著,顯示他從具象到寫意,從心所欲不逾矩的歷程。

有別於傳統書法的結體和構圖,林子平不拘法度的”糊塗字”一度受到質疑。 不過,如果我們比較受中國書法影響的馬克.托貝(Mark Tobey 1890-1976)、杰克遜.波洛克(Jackson Pollock 1912-1956)的抽象畫,和一些被認為怪異的日本墨象派前衛書家如上田桑鳩(1899-1968)、手島右卿(1901-1987)的作品,林子平的書寫還是保留了掌握漢字的原則,用古代書家的語彙來形容,就是北宋米芾自稱的”刷字”。

米芾曾經擔任書學博士,一日宋徽宗要他品評本朝書家,米芾舉了幾位,其中說到:”黃庭堅描字,蘇軾畫字。”

皇上問他:”卿書如何?”

米芾對曰:”臣書刷字。”

明代的李日華和現代的沈尹默都解析過這則故事裡的書法玄機,沈尹默《書法論》指出:”用快筆寫便是刷,用筆重按著寫便是畫,用筆輕提著寫便是描,這是講用筆。”書法家用筆的快、重、輕並不是單一的,而是靈活交錯。米芾談的是各家特色,甚至是未能顧及全面的缺陷。

林子平的糊塗字詩詞,據他受訪時說,是熟讀於心,一氣呵成寫出,所以速度快,字間緊密,時現飛白,很有”刷字”的意味。詩詞原來的內蘊和情調未必能從他的筆蹟體現,甚至剝離和背反,考驗習慣判讀字形、寓象取義的觀者。

至於他的抽象書法,喜作大幅,揮如椽巨筆,濃墨欲滴,在張掛於牆的白紙上龍飛鳳舞,氣勢撼人。百歲之年能有如此體力,我想不單是靠養生,還有堅強的創作意志。

“有時我會沒有味口,食不下嚥,感覺自己快要行將就木了。當我走進畫室,看著那些畫筆、畫紙和色彩,我便會重新精神煥發,在提筆落畫的那一刻,我感覺自己又活過來了。”林子平說。

真愛,就是可以為之而生的動力,驅使人們期待不斷自我突破和提升。

倫敦商學院的教授琳達.格拉頓(Lynda Gratton)和安德魯.斯科特(Andrew Scott)合著的《百歲人生:長壽時代的生活和工作》裡,強調21世紀將有更多活到百歲的人,過去三段式的生涯規劃:求學、工作、退休,將可能轉為多階段,而且彼此界限互攝。工作過程裡停職去當學生;或是改換跑道、多重斜槓,永不退休的情形會逐漸普遍而平常。林子平在退休以後四十年全心作畫,就是百歲人生的實例。即使我們當不成職業畫家,還是可以盡量讓自己的人生畫布筆墨縱橫,多彩繽紛。

2021年7月3日,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善若水”專欄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