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5 月 25 日 上午 12:56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療癒安撫系之蘇東坡

Bylofeni

1 月 28, 2013
從前我談過一位在病榻上翻閱蘇東坡的相關著作,深受感動和啟發,以至於心境轉換,由瀕死而復生的人的親身體驗。這位後來出院,創立「華夏蘇東坡文化傳播中心」,擔任執行董事的東坡同鄉,把「發揚東坡精神」的活動辦得紅紅火火。
近日認識一位新加坡的出版工作者,聽聞我研究蘇東坡,很激動地告訴我:「我和蘇東坡有一段不解的緣份!」
我以為她要說她和蘇東坡綿長而遙遠的親戚關係。南洋此地,臥虎藏龍,未必不可能有名人後代。
她睜著一雙幾乎要溢出水的眼睛,問我:「那篇文章你熟嗎?說『羽化登仙』的那篇。」
我說:「是前〈赤壁賦〉。」
她馬上點點頭:「對!對!就是講赤壁的!」
我看著她,她的涙水卻是要奪眶而出了。
「我的父親,臨終前,就是聽著蘇東坡的〈赤壁賦〉去世的。」她說:父親青少年時從廣東下南洋,在南洋經商謀生,好幾位姑姑先後相繼也來,都在南洋領洗,成為虔誠的天主教徒。
「我父親不像姑姑們那麼信教,他去世之前,心情很混亂。」她說:一位姑姑來看父親,坐在父親的病床邊,拉著父親的手,安慰他,說著生死的話題。父親還是充滿疲憊和恐懼。
姑姑說:「我唸《聖經》給你聽,你閉眼聽吧!」
父親搖頭,不想聽《聖經》。
父親就要離去,周圍的人都有心理準備了。
大家看著父親,他像在做無力掙扎。
姑姑說:「我背蘇東坡的文章好不好?」
父親閉上了眼睛。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清風徐來,水波不興…」
姑姑用潮州話唸誦著,一手牽著父親,一手輕拍他的手背。
抑揚頓挫,行雲流水,父親在蘇東坡的文章裡長眠了。
她嘆了一口氣:「我好驚訝,有那麼美的文章,順著那節奏,心情變得安定。」
因父親的葬禮而聚集的其他姑姑們,聽了父親臨終前的事,不知不覺也陸續用潮州話背誦起〈赤壁賦〉。
「雖然我也領洗了,我也喜歡想像父親最後是『羽化登仙』。我羨慕我的那些姑姑,會背潮州話的〈赤壁賦〉。蘇東坡寫的〈赤壁賦〉,是我父親一輩子聽到的最終聲音。」她說。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