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3 月 2 日 下午 11:56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攝於2014年9月15日,南大中文系十年慶晚會
攝於2016年6月29日,中文系主任室
「椅子才剛坐暖…」友人說。
我說:「是差不多啦!約好的時間到了,還是站起來走人吧。」
坐上系主任的椅子,位置不算高,責任是相當然爾的「重」。
不說「沈重」,說「重要」和「重大」好了。
南洋理工大學中文系,對於新加坡本地而言,因著南洋大學的歷史,難免被寄予重望。在同樣的空間場域,每日途經和過目的,不少都是前人的記憶,與我的經歷交織重疊。
今年417日,我的新書《南洋風華:藝文.廣告.跨界新加坡》發布會上,承蒙榮譽校長徐冠林教授撥冗蒞臨,主持人柯思仁博士是在我之前的中文系主任,對談嘉賓杜南發先生畢業於南洋大學中文系,一時新舊南大話題雲集,即使活動主題在書不在中文系事務,仍免不了有關心的讀者友人詢問新舊南大中文系的異同。
那時,我回答:「南洋理工大學中文系仍尊重南洋大學『自強不息』的精神,但是,做為成立於21世紀的中文系,我們不但『力求上進』,也強調『與時俱進』。」於是我又重申中文系為新加坡培養「讀者」、「作者」和「學者」的使命。根據調查結果顯示,南洋理工大學中文系的畢業生,有百分之七十從事文教、傳媒,以及科研的工作,正符合我們的期許。而另外百分之三十的畢業生,開創了不同的人生道路,我們也樂觀其成。畢業生的就業比例和基本薪資,與大學裡其他人文社會科學科系的畢業生相比,毫不遜色,更增進了我們的信心。
剛接手系主任職務,馬上操辦了「學與思」國際漢學研討會,做為慶賀中文系成立十年的序曲。十五位漢學家的學術與人生座右銘,接受研究生同學們探問,合作成《學術金針度與人》一書,由我主編,新加坡八方文化創作室出版。許多讀過《學術金針度與人》的朋友告訴我,這是一本見賢思齊,窺知學者職業生涯的書,受到感動與激勵。
猶記得20147月,「學與思」國際漢學研討會閉幕式時,司儀莫忠明同學隨口說出:「我們明年見!」的結束語,我當場搖手:「明年沒有再見!」沒想到,一語成真,第二年8月,又辦學術會議了!算一算,包括和美國史丹福大學、台灣大學、韓國高麗大學,總共主辦過四次主題和參與對象不等的國際學術研討會,實踐了擔當學術交流平台的初衷。特別感謝協助的同仁和同學們,以及學院的撥款資助。每每在拖著疲累身軀回家時,慶幸自己完成了一件大事,不負期許。
四次國際學術研討會之外,我們還迎接過蘇童、黃凱德、韓麗珠等幾位駐校作家到中文系授課。舉辦過數十場公開的學術講座,其中,今年514日的「華語語系國際論壇」《備忘錄》新加坡華文小說讀本發布會,還邀請到不少新加坡資深作家參與。我在開幕式上談「書寫是為了遺忘,閱讀是為了記憶」,引發不少共鳴。
坐在系主任的椅子上,深深印證了從前我認為的:「濫用權力的方式之一,就是不讓別人好過。」「權力」不在「允許」,而在「拒絕」。輕易「允許」不能張揚威風;故意的「拒絕」,才能炫耀操控。我視系主任為行政服務的工作,而非行使權力的頭銜,從未刁難申請各種手續的同事和學生,並且將心比心,盡量講求確實與效率。我見識了人的慾望、膽怯、機巧、自私;也領會了人的包容、體貼、慷慨、真誠──這樣的磨練,是滋育我茁長成熟的養分。
椅子坐暖了,希望溫情相繼給接續的人。我離開中文系主任的辦公室,滿懷謝意,並冀望所有愛護南洋理工大學中文系的朋友們,持續支持。
2016年7月2日,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善若水」專欄文章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