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6 月 21 日 上午 9:07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陪你來讀蘇東坡】-16 東坡黃州詞

Bylofeni

8 月 6, 2020
黃州東坡

蘇東坡因為烏臺詩案被貶謫黃州(湖北黃岡),從北宋神宗元豐三年到七年(1080-1084) ,蘇東坡在黃州居住了四年又四個月。黃州期間是蘇東坡文學和思想重要的轉化階段。他在城的東邊坡地耕種,自號東坡居士。今天為你讀五闕蘇東坡在黃州填的詞,希望你和我一樣喜歡。

卜算子•黃州定慧院寓居作
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誰見幽人獨往來,縹piao緲孤鴻影。
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二〈念奴嬌.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崩雲,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檣櫓,一作”強虜”)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間如夢,一尊還酹江月。(人間,一作”人生”)


定風波(1082)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余獨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四〈臨江仙.夜歸臨皋〉
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彷彿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生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夜闌風靜縠紋平,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


〈洞仙歌〉余七歲時,見眉州老尼,姓朱,忘其名,年九十歲。自言嘗隨其師入蜀主孟昶宮中,一日大熱,蜀主與花蕊夫人夜納涼摩訶池上,作一詞,朱具能記之。今四十年,朱已死久矣,人無知此詞者,但記其首兩句,暇日尋味,豈《洞仙歌令》乎?乃為足之云。
 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水殿風來暗香滿。繡簾開,一點明月窺人,人未寢,欹枕釵橫鬢亂。
 起來攜素手,庭戶無聲,時見疏星渡河漢。試問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繩低轉。但屈指、西風幾時來,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換。


衣若芬《陪你去看蘇東坡》
博客來:bit.ly/2QIYtPU
金石堂:bit.ly/33LBtoI
誠品:bit.ly/3dykafJ
讀冊:bit.ly/3amvsS4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