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7 月 21 日 下午 8:15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東坡先生,生日快樂!

Bylofeni

1 月 12, 2012

 

 

(翁方綱藏 東坡畫像)
 

 

東坡先生,您早化為大空宇宙的星塵,據說世上還有您的28代子孫,認祖歸宗。
 
2000年法國《世界報》(Le Monde)評選您為生存於西元1001至2000年的12位世界級人物之一,稱為「千年英雄」。理由除了您的文學與政治成就,還因為您是位美食家!
馳名國際的中國名菜「東坡肉」不必說了。在南洋,馬來語裡的烏賊和魷魚叫做Sotong,我在課堂上提到「蘇東坡」,同學們竊竊微笑,沒吃過嗎? Sotong Ball,章魚小丸子!
1997年我第一次參加國際學術研討會,就見識到數百位學者專家濟濟一堂的大場面。雖然不大清楚什麼是「東坡文化節」,那壯盛熱鬧的慶典,不但讓我大開眼界,印象深刻,從此更增強了我「加入研究隊伍」的信心。會議期間,正值中秋節,我們在您四川眉山老家的院子裡賞月喝茶吃花生,個個都說,拜您之賜,靠您老人家吃飯…
我們這幫人,大多不過是由於職業工作而成為「愛好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真正樂在其中,當您「鐵桿粉絲」(用南方的食物來比喻,叫「粉絲變粿條」)的人,中外古今比比皆是。
就說兩位,讓您老人家開心吧!
清朝人翁方綱(1733-1818),可能在天上拜見過您了。他36歲時在廣州花了六十金,買了「江湖中流傳甚久」的東坡先生墨寶「嵩陽帖」,起首寫的是北宋蔡襄夢見的詩句:「天際烏雲含雨重,樓前紅日照山明」,於是又世稱「天際烏雲帖」。翁方綱多次題跋「天際烏雲帖」,自號「蘇齋」,他和朝鮮文人申緯、金正喜的交往,還讓「天際烏雲帖」揚名東國。
每年臘月十九日,翁方綱不忘在家中請出「天際烏雲帖」,和他請友人朱鶴年畫的東坡先生像,舉行「壽蘇會」。「壽蘇會」的活動在朝鮮、日本都舉行過,把現在首爾的漢江畔當成「赤壁」的朝鮮文人,模仿東坡先生月下泛舟。而二十世紀的大型日本「壽蘇會」就有五次,參加的雅士包括王國維、羅振玉、日本漢學家內藤湖南。主持人長尾雨山還把貴客們的詩文,以及未能躬逢其盛的同好,例如吳昌碩的作品,收錄成冊,可見於池澤滋子教授和曾棗莊教授的大作中。
二十一世紀,「為東坡活下半生」的堯軍先生,是另一位奇人。
堯軍是四川樂山人,也算東坡的老鄉;學的是電子科技,十多年前從事的是「學以致用」的「本行」。操勞疲憊的生活,讓他的身體發出了「病危」的警訊。
 
堯軍告訴我,他帶著「等死」的絕望,在病床上空度日。有朋友帶了書籍讓他解悶,他無意間翻閱,從此上了癮。那是王水照教授和崔銘教授合著的《蘇軾傳:智者在苦難中的超越》。
堯軍說:「讀到蘇東坡如何度過人生的艱辛波折,我很感動,深受啟發。」他的「上癮」,便是央求友人大量為他購買有關蘇東坡的書籍。看著看著,他的血壓逐漸穩定,心境愈為平和,直到奇蹟般的出院。
「蘇東坡救了我的命。」如果不是親耳聽見,我實在難以相信這種比宗教「感應」、「見證」更震撼的事。
「華夏蘇東坡文化傳播中心執行董事」,堯軍的名片這麼寫著。他花了9年時間,走遍蘇東坡一生遊歷和居住過的400多個地方。他從事的推廣傳播東坡文化工作,小自贈送東坡相關書刊,大到召集全中國30多個以「東坡」命名,或者與「東坡」有關的中小學校長、教師與學生代表,於2011年7月,在東坡的家鄉參加首屆「『東坡學校』與東坡文化傳播交流活動」
 
東坡先生,您47歲的生日在赤壁下聽李委吹笛度過。曲終人不見,我在比海南島更南方的南洋,遙寄心念。
誕辰975周年,人間有東坡,學習苦中作樂。
(2012年1月12日)

 

2012年1月15日,新加坡《聯合早報》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