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7 月 14 日 下午 11:32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新加坡人的5C

Bylofeni

3 月 23, 2007

在電影” Singapore Dream”(中譯「美滿人生」)裡,知道了新加坡人的「5C」──
Cash(鈔票)、Credit Card(信用卡)、Car(汽車) 、Condominium(公寓)和Country Club (Membership)(鄉村俱樂部的會員資格)。擁有這五個C猶如新加坡人追求的美好生活,象徵社會地位的高尚與事業的飛黃騰達。
電影中男主角發了橫財,五個C唾手可得,彷彿可以從此平步青雲,麻雀變鳳凰。偏偏就在他去鄉村俱樂部申請會員資格時不幸突發心臟病,驟然一命嗚呼,無福消受的五個C之外,只剩得第六個意外降臨的C: Coffin(棺材)。
編劇極其諷刺地安排了戲中人的命運與現實,無論此生是否能夠「五C俱全」,最後都必得躺進那第六個C裡,落個兩手空空。
我想起台灣人也有「五子登科」之說:銀子、車子、房子、妻子、兒子。
「五子登科」和「5C」擺明了就是人生理所當然似的慾望。所謂的「成功」,就是不必再為求取「5C」而煩惱嗎?所謂的「幸福」,就是在十年之後過著十年前自己所期許與預想的生活嗎?
環視我的周邊以及我自己,大部分的朋友都已經算是「五子登科」,缺了幾個「子」的,並非沒有經濟能力或是結婚生育條件,而是自由選擇的結果,所以經常理直氣理地說「五子登科」不能視為人生的全部。相較於那些非常努力認真地以「5C」為目標,想因此活有尊嚴,被敬重的人們,我怎麼看待他們的慾求呢?
「還應該有什麼」,我總以為。
喬爾.克特金(Joel Kotkin)在《城市的歷史》(The City:A Global History)中,引述李光耀的一位官員說:「給了他們一座乾淨的城市,現代的舒適設備和強大的經濟後,我們現在在想,要給他們什麼樣的文化。」
即使「五子登科」或「5C」的項目沒有達成,老老實實活著的人,也可以在文化中得到滿足,這是政府「給」得了的文化嗎?受到政府主導或宣揚的「文化」就活潑躍動了嗎?
我衷心期待新加坡除了做為文化,尤其是商業文化產品的「消費者」,也能做「生產者」,像電影” Singapore Dream”一樣,在我往來飛行的途中,讓我看見新加坡人的夢與理想。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