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7 月 21 日 下午 7:59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撞臉

Bylofeni

4 月 28, 2013

(2013 MIss Korea 入圍佳麗)( From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

「妳的鼻子令你煩惱嗎?」他拿起桌上的筆,朝我的鼻子量了量。
我把臉離開他的筆,歪著頭想了想,說不出話來。
「妳的工作,要見很多人嗎?」他問。
「是的。」一年大約兩百個學生,不算少吧?
「妳的工作,外貌很重要嗎?」他再問。
我搖搖頭。雖然長相和體態影響學生對我的觀感,但總不至於影響他們對我的評價吧?
「整容手術對妳有什麼幫助?」透過鏡片看他的眼睛,這位四十多歲模樣的醫生,有著細長的單眼皮。
我猜,他也許很少遇見像我這麼意志不堅定,搞不清狀況的「病人」。好像我是「來亂」的。
也是沒錯啦。陪親戚去做整容前的最後一次診察,我臨時興起,想:「不然我也來診察看看。」
這家位於城市鬧區高樓的整容醫院,規模龐大,和韓國大部份的服務業一樣,有著親切和善的招待。
舒適的候診室,飄散著有如Spa中心的輕香和溫柔的樂聲,我隨手拿起沙發旁茶几上的資料夾,一大疊手術前後的「真實見證」照片。有趣的是,這些女性完全坦露自己的姓氏、年齡和容貌。印象中,這種「個案」在台灣出現時,會將當事人的眼睛打上馬賽克;如果動的是雙眼皮手術,就只照出眼部。
醫生問我想整什麼部位,我說不上來,隨手指指自己的鼻子,來隆個鼻好了。
他很認真地檢查了我的鼻子,問我想整成什麼樣子。
旁邊有一些樣板圖片,我瞧了瞧─這些美美的高鼻子,放在我的臉上,也會有相同的效果嗎?

根據國際美容整形外科學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Aesthetic Plastic Surgeons,簡稱ISAPS)的調查顯示,2011年全球有近1500萬人次接受整容手術(打針和動刀),其中美國有311萬人次,位居數量第一;而若是按人口比例計算,韓國為1.324%,僅次於匈牙利。2011年至今,韓國的整容人數不但大幅增長,年齡也有下降的趨勢,15歲的中學三年級學生隆鼻和動雙眼皮手術者比比皆是;整容醫院透露,未成年人在全部整容手術人次中占20%至30%。

儘管韓國媒體在報導本國成為「世界整容大國」時不乏「引以為恥」的批判,呼籲不該「以貌取人」,仍然阻止不了「想變美麗」的狂潮。而且,過去自詡「天生麗質」,駁斥「人工修改」的男女藝人,被好事者挖出學生時代的「真面目」相片對照,也逐漸鬆口,甚至主動承認自己整過容。有此一說,因為不想以後被拿「真面目」相片對比,在拍攝畢業照前就先動好「基本」的手術,是中學生風靡整容的動機之一。即使是普通百姓,有20%19歲到49歲首爾女性願意承認自己整容過。
近來,入圍2013年「韓國小姐」的二十位佳麗「撞臉」的照片受到網民熱烈議論。活像是一個模子製造的美女,被譏諷出自「不同的媽,同一家醫院」。也有人傳出她們其實是經過高明的化妝技術,「妝前妝後」判若兩人。從前曾經有中國女性參加國內選美因整過容而被取消資格,結果鬧上法庭。整容與否,並不能當成參賽和評審的決定條件。在「韓國小姐」的報名網站上,一點沒有顯示這方面的要求。事實上,2012年當選「韓國小姐」的金宥美(音譯)就承認整過容。
與其指責這驚人的「撞臉」情形,還可以想想事情背後包含的,評選者的共同審美標準。由於一致認為「這樣就是美」,才會製造和選拔出類似的美女,不是嗎?
韓國有線電視頻道Story On整容節目Let美人2,推出因外貌而自卑,在接受節目裡的醫師們會診,讓觀眾目睹手術過程,神奇地脫胎換骨的連串真人故事。褐眼女孩(Brown Eyed Girls)推出了改編自Lady GagaPoker Face”的歌曲“Plastic Face”,曝露「整容怪物」的真相。
如果「真」(自然)和「善」(完好)達到「美」的基礎,誠實坦白自己為了追求完美而運用科技,算不算也是一種新的價值觀?「韓國小姐」的最高榮譽,就是「真」呢!
而我呢?對我束手無策的醫生讓我放棄改造我的鼻子。至少,我是不會撞人家的臉了。
(2013年5月19日,新加坡《聯合早報》)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