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2 月 28 日 上午 6:41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接不接?

Bylofeni

6 月 16, 2018

Willem Geets. (1838-1919), The Accident, 1899. Stanford University

又來了!
手機鈴聲響起,我瞄了一眼─陌生電話號碼。
當然是陌生人來電,沒有多少人曉得我在美國的電話號碼,即使知道,朋友們大多也都是通過社群媒體系統聯繫,連我七十多歲的母親,都會和我用Line視訊通話,這時代,打電話的人比較少了吧?
不理他。
我在三藩市第四街的火車站等約訂的Uber,腳下水泥地冒出被陽光蒸發的尿騷氣,我往街旁的十字路口走了幾步,臭味沒有減少。再往相反方向走去─手機鈴聲又響了。
還是,當然的,陌生電話號碼。
不理他。
ber再不來,我就要拿出口罩了。
手機再度響起。
這次不大尋常啊!一般幾次不接聽,對方就不會再在同一天再打來。
手機又響了!
好吧,我滑動螢幕圖標接聽。
Hello.”
“Hello.” 他說。聽起來像是華人青年。
昨天才收到斯坦福大學的電郵提醒,有人舉報接到說華語的詐騙電話。
是囉。來了。
“你係邊個?”我不知為何冒出這句。
“你識講廣東話?”他說。(笨蛋,我忘了這裡是三藩市哪!唐人街裡到處聽到的都是廣東話)。
“我唔識講。”我說。
You are speaking Cantonese.”他說。
. “我唔識講。”我說。(我一定是被尿臭味薰壞了腦子)
他改說英語。原來是準備接我的司機,他在另一條街的巴士站前等我。
祖父來自澳門,他在此地出生長大,平時說的是廣東話和英語。
他說打了好幾通電話給我。我說我怕是詐騙電話。
他笑了,說:“你們台灣人應付詐騙電話很有經驗~”
哎,我真無言(顏)以對。
這不是在美國第一次錯過重要電話。
要登錄斯坦福大學電腦系統首先要有電郵地址,這一點不難,難的是,系統要求要數字加英文大小寫及符號共16個組合的密碼。16個!我怎麼記得住?
輸入密碼以後,還要二次認證。傳送簡訊到手機,或是下載手機軟件,輸入隨機生成的數字組合,填進電腦系統。
且慢,這才進入“第一關”,請欣賞一段影片,回答問題。影片的主題是網路安全,類似新加坡防範恐怖份子的宣導影片。
“通關”以後,我收到一封電郵,歸納方才影片的重點,第一點就是“DON’T BELIEVE EVERYTHING YOU SEE IN ELECTRONIC FORM”(不要相信任何你看見的電子形式東西)。
好的。謝謝提醒。
接著,再收到電郵告訴我,要在30天之內上網註冊我的電腦設備和手機,否則不能使用校內的無線網路。於是我遵照辦理,可是,遇到阻礙,下載了學校指定的程式,卻怎麼也註冊不了。
寫電郵求助。自動回覆我案件編號。
第二天收到電腦工程人員回覆,因為不清楚細節,要我打電話去說明。
好的。報上案件編號,對方說,可能是我的作業系統沒有更新,要我直接升級到新的版本。收到他寄來的網址鏈接,上網付費購買。
好的。這升級還有些麻煩,買了升級版卻安裝不成。試了兩天,查到網民分享的經驗,哦,要修改一點程式。好不容易安裝成功,先前註冊的問題依然沒解決。
同時,我住處的桌上型電腦出現異常的現象,上網速度愈來愈慢。我心想不妙,即使有防毒軟件,難保萬無一失。果然,電腦畫面出現中毒的警告,要我下載某個掃毒軟件,價錢是19.95美元。付了錢,拿到收據和執行掃毒程式的序號密碼,掃出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病毒程式,我心想:清理乾淨以後就安全了吧。
又過了一天,電腦網頁畫面再度出現另一個中毒的警告,並且要我不得重新開機,否則所有檔案都無法恢復!我照著指示的電話打去,是個黑人女性,說我的網路系統中毒,要我的住處地址,並付費200美元。我問她是否會派人來住處檢查?這不是我的房子…她不耐煩地說:妳到底要不要解決?
聽見小狗頸鈴叮噹響,我走出房間,問溜狗回來的房東,這該怎麼辦?網路系統中毒…房東要我快點掛掉電話,這是詐騙!
啊?我先前付款的那筆掃毒軟件也是被騙的!所謂某某病毒,是個假的名稱;所謂清理,也是假象。
此後,隔幾天就會響起手機鈴聲,我一律不接,也不聽留言。結果,錯過了大學的電腦工程人員的協助電話。幸好,幾經波折,最後都沒事了。
現在,手機鈴聲又響起,我接不接呢?

部分內容刊2018年6月16日,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善若水”專欄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