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6 月 22 日 上午 6:34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掃美盲

Bylofeni

11 月 2, 2019
日本書法(衣若芬攝於舊金山)
“Do you speak Chinese?”
我一邊放下行李,拉開椅子,朝這位嬌小的黑皮膚女士點了點頭。
那太好了!她說:我正想妳懂得的…
她立起拖把,夾在腋下,往我身後的牆面指著:我看見妳在看那個…
是職業病還是習慣吧。看見有意思的物件,總是忍不住湊前去端詳。打發在舊金山轉機的時間,我進了這間航空公司的貴賓室。早上8點多,客人零星,可以選的座位遍佈周圍。我直走到底,是被掛在牆上的書法作品吸引。
應該是日本書法屏風,兩個漢字一折面(日本稱為一曲“),八個漢字寫於兩曲一雙。果然,解說牌記的是19世紀的日本書法。這樣型製如果面積再大一些,可以做為和室的門片。
立於地面的日本屏風,懸掛在美國,構成某股異質的視覺趣味。我打量了一會兒,才找了位子休息。
她推了幾下拖把,又把拖把夾在腋下,說:妳能不能給我講講,那上頭…她伸直了手指:寫的是什麼?”
我正要說,她自顧自講起來:“‘下面那是字吧?不像是。然後左邊寫的是蓬萊。遠鶴蓬萊是什麼意思?
我說:這種日本書法屏風的漢字是兩個一組,不一定要把四個字連著讀。
屏風?她張大了眼睛,伸長脖子,盯著牆上的書法:妳怎麼曉得那是屏風?
嗯嗯,我學過一點兒。
妳是中國人吧?妳怎麼學過日本屏風?她看著我的臉。我被看得有些尷尬,我是要好好談談這件作品(會不會太認真)?還是隨便和這位清潔婦女說兩句(會不會太敷衍)
人來人往,她在這裡工作多年,每每好奇這牆上的字到底寫了什麼?有誰能夠解答呢?終於,她說:我等到一個不馬上找東西吃,好好看了看這字的人。
那麼,先講寫了什麼字,再講字的內涵,然後日本人為什麼這樣寫,寫了有什麼意思…。
她聽得津津有味,不時急切地接著我的話,問我她的理解對不對?
哎~她的嘆息像是自憐,又如心滿意足。推了兩下拖把,她抬起頭對我說:我一個文盲似的,天天瞧不出意思。我微笑著回答:書法嘛,和平常寫的字不大一樣。
哎哎,我不但是個文盲,還是個美盲,老師您掃了我的美盲啊!
好說好說。(我沒透露自己的職業啊。)
需要被提醒和教養、練習。不只是好看漂亮,是內外兼俱的情感調和,以及欣賞萬事萬物的心情思緒。視而見、見而知、知而樂在其中─我提出的文圖學“(Text and Image Studies)觀點,發起組織的文圖學會“(Text and Image Studies Society)團體,便是願意提供更多元的研究視角,並普及於公眾。
我常說,當今是有史以來最容易接觸各種視覺類型的時代,互聯網有海量的動靜態圖像任隨我們瀏覽。美術館和博物館有的歡迎免費參觀;有的大方公開藏品的圖像檔案。公共場所常設置裝飾藝術品,商業設計常見匠心巧意…。我們視而見的機會層出不窮,但是見而知卻未必面面俱到,我期許自己能做的,是讓分享無界限,比如,在機場的貴賓室。
結束在印地安那大學的學術會議趕回新加坡,上課,以及參加我主編的《東張西望:文圖學與亞洲視界》新書發布會。這是2014年起我在南洋理工大學舉辦的第五個國際學術研討會成果;也是執行台灣教育部台灣研究講座計畫的論文合集。由衷感謝所有參與的老師和同學,誠邀朋友們在112日下午兩點半,國家圖書館16樓,聆聽文圖學會副會長蔡佳敏主講《文圖學的桃花源:二十一世紀的教學新視界》。

2019年11月2日,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善若水”專欄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