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3 月 2 日 下午 3:12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戰疫

Bylofeni

5 月 22, 2021

30分鐘的放空,腦海偶爾浮現那兩位護士的臉─戰疫,那是防疫前線的青年戰士!

“妳還有什麼要問我的嗎?”他抬眼看我。

我拿起擱在腿上的皮包,背上右肩,站起來。問他:”你一天打多少個?”

“百多個吧!”他說。

很俐落啊!本想這樣稱讚他,又覺得有點居高臨下的口氣,於是朝他稍稍欠身致意:”謝謝你!請多保重!”

他點點頭:”保重!再見!”

染成金棕色的頭髮,齊眉瀏海,耳上和後腦推平打薄,皮膚白皙─如果我在公共場所的空地見到他和同伴練習街舞,大概不會多看他兩眼。不過,我坐在他旁邊,讓他替我注射疫苗。

他熟練地用華語詢問幾項先前我回答過報到及註冊櫃台的問題:上次接種過第一劑之後有沒有嚴重的副作用?過去24小時有沒有發燒?對藥物過敏嗎?最近有沒有去過陳篤生醫院

他用搓手液清潔雙手,然後拿酒精棉擦拭我的手臂,一邊說:”妳打的是XXX,0.3ml。”

我點點頭。

“深呼吸。”他說。

我轉頭看他,他已經為我貼好防護貼布。”不用揉。”他說。

上次為我打第一劑疫苗的是包著淺藍色頭巾的馬來女孩。真像個中學生,瘦小身子,臉龐散發青春的光采,黑圓的雙瞳炯炯有神。她用英語問我:”妳知道妳打的是什麼疫苗嗎?”

我回答她,她糾正我的發音,微微笑道:”嗯,這就對了。”

“妳準備好了嗎?”她拿起針筒,我猛然緊張了半秒鐘。

這次,我來不及緊張似的,完成了注射。好了,我完成了!

得知可以上網申請注射新冠病毒疫苗,我立即行動。

今年年初和友人閒聊時,還抱持觀望的態度,說:”我可不想當實驗的白老鼠。”會有副作用啊、未必能防止病毒變種啊、要不要等等新研發或許更可靠的疫苗啊…。我說得彷彿振振有詞,其實心裡沒底,只是瞎猜。

如果大多數的人都注射了疫苗,至少可以保護自己,避免疫情擴散。即使有些許副作用,不會危及整體健康;即使不確定是否能抵禦變種病毒,萬一不幸感染,抗體仍能發揮功能。後來讀了一些研究報告,知道應該相信科學家的專業和努力成果。

登記注射疫苗,過了兩個星期收到通知,可以上網預約。我選了在離家不遠的民眾聯絡所。

六天後依約抵達。現場人不少,非常有秩序,工作人員也都很親切和善。

流程順序是:

─報到櫃台 (出示證件和注射疫苗通知,領取英語、華語、馬來語、淡米爾語齊全的說明書)

─註冊櫃台(詢問身體狀況確認是否可以注射。說明書上蓋章:screened)

─休息等待

─注射(之前再次核對身份、確認身體狀況和接種類型)

─注射完成櫃台(詢問確認接種第幾劑。說明書上寫可以離開的時間。蓋章:vaccinated)

─依序在休息區就座,停留30分鐘(工作人員不時來關切身體反應和感覺)

─領取注射證明櫃台(說明書上蓋章:discharged)

如果注射第一劑,就領取注射第二劑的預約單,並且再次指示出現狀況的應對方式。

乾淨整齊的環境,我閤目休息,聆聽播放著的輕音樂。30分鐘的放空,腦海偶爾浮現那兩位護士的臉─戰疫,那是防疫前線的青年戰士!

由衷感謝新加坡政府的妥善安排。新冠肺炎已經奪去全球三百萬人性命,預防或是治療,讓我們協力繼續戰疫!

2021年5月22日,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善若水”專欄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