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7 月 20 日 下午 8:07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新加坡華人姓氏方言譯音對照表

我有一個稀見的中文姓氏,「衣」姓翻譯成英語、韓語和日語,都有不同的意思和混淆。
每次上網訂購機票或住房時,最麻煩的是不能完全按照護照上的英文姓氏填寫,因為電腦系統不接受只有一個字母的姓氏,偏偏,我就是只有一個“I”字。如果輸入一個“I”字,畫面上便會出現「錯誤」的提醒。起初不明就理,我反覆重新輸入,就是不斷被卡在當頁,前進不得。電腦只會問我:「是否正確?」「是否如護照所示?」,我“Yes””Yes”地答應,結果都是「無效」。
按照漢語拼音,「衣」是拼成“Yi”,我在首次出國前才申辦護照,把個人資料和照片一股腦兒交給旅行社,壓根兒沒想到需要一個英文名字,或是中文名字的英語拼寫。等到翻開手裡辦妥的護照,才發現奇怪──我注意到的是「若芬」被拼成“Lo-fen”,顯然這個粗率的翻譯者不大會發捲舌音,「若」變了“Lo”
當時我還很阿Q地以為,這是為洋人著想,“Ruo”是挺難唸的。訂機票時,問題來了,姓不能只有一個字母,但是已經無法立即改變既有的護照內容。於是,那家自作聰明的旅行社把我的姓“I”,多加了一個字母,“II”
機票是搞定了,在機場又出了問題──「妳的機票名字和護照名字不符」。幸好那次是隨學校的參訪團出國,三言兩語,放我登機。行程中幾度轉機,我一路提心吊膽,生怕被落在某個機場動彈不得。
聽說過漢語拼音之外,還有「韋氏拼音」(Wade-Giles Romanization System)嗎?受限於早年台灣政府的意識形態,拒絕中國大陸的橫向書寫和簡體字,還包括漢語拼音,「衣」在「韋氏拼音」裡是“I”,我就是“I”了。
在韓國,提起我的姓「衣」,很容易被誤解。「李」姓在韓國,是和「金」、「朴」等姓並列為人口眾多的大姓,「李」的韓語發音,就是「衣」。所以,說韓語時還好,「李」、「衣」不分,蒙混過關;如果對方知道我來自台灣,想和我用中文交談,我就必須再做解釋──我姓的是「衣」,不是「李」。
我的日本朋友喜歡和我開玩笑說:「妳有一個占便宜的好姓!」是呀,我也不得不承認,我是得天獨厚的,いい(好的)的發音,正是「衣」呢。衣先生はいい先生です“(衣老師是好老師)
到了新加坡,我的姓名更加容易錯亂。習慣直接照中文名字轉換成英語,“I, Lo-fen”,不說明的話,有人稱我Professor Lofen, Professor Lo,還有人從Professor Lo轉回華語,稱我「羅教授」。
我說:「我不姓『羅』,我姓『衣』。」
「什麼『衣』?」對方不解。
「『衣服』的『衣』。」
「有這種姓咩?」
「有的。我就是。」
對方有時瞠目結舌,還問我是不是漢人。
趁著更新護照,我要求把“I”姓改成“Yi”,沒想到並不簡單。最直接的影響是,我在新加坡的所有個人檔案都要變更,牽一髮而動全身,只好打消念頭,在護照上加個別名附註了事。
留意到“I”是我的姓,大學的電子郵箱註明我的頭銜是“Dr.”,於是和大學合作,替我處理業務的旅行社便把“Dr.”加在我的名字前面,稱我“Dr. I”。接到電話,如果我說“Hello”,對方會稱我“Dr. I”(Doctor Ai);如果我開口「喂」,對方就叫我「愛博士」。(還有人叫我「愛醫生」!)
“I”不算什麼,剛到新加坡教書時,拿到學生的名單,那才叫一個傻眼!那時還不熟悉漢語拼音,怎想到有人姓Lv(這不是國際名品嗎?)還有,Ng?沒有母音怎麼發?我請學生輪流在名單上寫自己的華文名字──原來啊!Lv是「呂」;Ng是「黃」。可是,姓「黃」的同學也有拼成WongWeeHuang的。我想尋出個規律,比如Chan是「陳」姓,不過TingTan也是「陳」姓;Chan也是「曾」姓;Ting除了可能姓「陳」,也可能姓「丁」……。
太複雜了!
近日,承蒙杜南發先生親自導覽,在新加坡大會堂(Singapore Conference Hall)參觀杜先生策畫的「活力華彩:新加坡華族文化光影展」,看到他歸納整理的「新加坡華人姓氏方言譯音」對照表,從姓氏的譯音追溯移民的省籍和地區來源,一目瞭然,大為激賞!
以後,我可以從姓氏的譯音得知東南亞友人的基本背景,交往更為親切了。至於我呢,姓「李」、姓「羅」、姓「愛」、姓「衣」?我就是“I”嘛!

(2016130日,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善若水」專欄)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