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3 月 3 日 上午 12:12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圖像遇見文字

Bylofeni

4 月 1, 2017
横山光辉《三國志》×日本經濟新聞

閉目養神。聽見車廂裡刷刷的翻頁聲,翻頁以後還有輕按的擠壓聲,我在心底微笑──嗯,到日本了。
剛好他的右邊有個空位,我坐在看報紙的中年男士旁,他把報紙垂直對折,讀著韓國總統朴槿惠被彈劾的新聞。韓國憲法法院代理院長李貞美宣讀判詞的畫面和朴槿惠的照片相映。
「看圖識文」,今年2月底應邀去香港城市大學談了三講「文圖學」專題,我提出文圖學的最基本操作方法,就是「看圖識文」。在語言文字不通的地方,透過約定俗成的符號溝通,比如圓圈裡畫一道斜線,表示禁止;三角形的標誌,表示警示提醒。即使沒有文字說明,有時候從圖像就知道傳達訊息的涵意。
可是,不是所有的圖像都只有一種清清楚楚的意思,一幅畫裡可能容納千言萬語,甚至千言萬語也敘說不盡。那種「一等於一」的「明指」圖像,適用於日常生活的行動規範;而「一不等於一」的「隱喻」圖像,所謂「畫外音」的場合,由於對圖像的認知、聯想、意識形態的差異,會產生理解上的分歧。
比如在網路上大家常用代替語言文字的「繪文字」(Emoji)來概括想法和心情,簡單的笑臉表示愉快,哭臉表示難過。那麼,笑臉加上哭臉,表示什麼呢?有人說:是開心到笑出了淚花;有人說:是哭笑不得的無奈;還有人說:是悲傷極了!況且,不同系統的手機輸出的繪文字符碼在接收端顯現出的畫面不一致,也許你要給對方的是一顆愛心,他卻看到了一張怒容。據統計,繪文字的歧解高達40%,我們還能輕易傳送嗎?
繪文字是圖像代替文字,文字的創設也有圖像的成份,那就是漢字的象形構造。表達天文自然的「日」「月」「山」「水」;表達人體器官的「目」「手」「口」「心」等等,無不是模仿物形畫出來,順應用筆而衍化成如今的書寫樣式。
象形字是「一等於一」的「明指」圖像,畫出向下的樹根、筆直的樹幹、斜生的枝枒,就是「木」字。「一不等於一」的「隱喻」圖像,包括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的造字法,組合連結,表達抽象的概念、對物象的形容、行為動作、情感狀態等等。比如「人」和「木」合成「休」字,就是人靠在樹旁休息的會意字。「木」字下面加一橫,是表示根源的指事字「本」。「木」右邊加一個「支」字,取「支」的發音,就是形聲字「枝」。
至於轉注和假借字,學者認為是用字的方法,轉注字的兩個字相同部首,意思相通,例如「父」和「爸」都屬「父」部,都指父親。假借字例如「自」,本來是象形字,代表鼻子。人們說到自己時,往往伸手指向自己的鼻子,於是「自」成為「自己」的意思,把鼻息的「鼻」字用來意指鼻子。
文字排列組織成詞句,詞句聯袂鋪陳為文章詩篇,將文章詩篇的內容描寫成繪畫,叫做「詩意圖」。詩意圖是對文學作品的具像化和再生產,展現畫家對文學作品的解讀。欣賞詩意圖的文人,興發對畫作的感想和賞鑑,創作「題畫詩」,我在《遊目騁懷:文學與美術的互文與再生》一書裡,便探討了詩/詩意圖/題畫詩的三重關係。
Facebook圖文並置的帖子來想,我們張貼的圖文,就是詩/詩意圖的表述形式,在帖子下的留言、評論、自白,都如同題畫詩。圖像和文字相遇的多元可能性,也就是「文圖學」的世界,有無限的發展空間和創意趣味。
下車前,我忍不住再掃視了一眼電車裡的乘客──翻報紙的、看漫畫的、滑手機的,大家沈浸在圖像和文字裡,打散軌道交通的一成不變。車站的燈箱,《日本經濟新聞》電子版廣告,畫了「日經三國志」的孫堅,他頭戴盔冑,身披鎧甲,俯首垂目,朝後豎起右手大姆指,說:「共享經濟來了。」好一幅「知識就是力量」的古今文創。
感謝《聯合早報》評審及讀者們,我的《南洋風華:藝文.廣告.跨界新加坡》入選2016年早報書選。48日下午4點,我和新加坡繪本作家阿果老師,在義安城紀伊國屋書店,對談「當圖像遇見文字」,現場想必會有更多思想的交流和觸發,期待和您們彼時相見。

201741日,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善若水專欄文章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