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2 月 24 日 上午 12:53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兩耳/兩腿之間

Bylofeni

10 月 20, 2018

“卖一个梦想─新加坡早期广告”展

2018年7月20日-2019年2月24日
国家图书馆大厦10楼展厅



既達荷爾蒙期則順應自然的本能而繁殖之。
舊報紙裡的新聞和廣告往往令人莞爾,你能猜得出它原來是1931年新加坡一家藥房在報上刊登,祝賀一對新人的結婚誌慶嗎?
這樣生理學式的措詞用語,或許符合藥房的性質吧?時代相近的報紙結婚誌慶文字還有精神戀愛戀愛結晶“(賀喜人之一是陳六使呢)戀愛做為婚姻的前提,現在似乎理所當然,婚後生兒育女也很正常,這家藥房把繁殖做為婚姻的目的,基礎是兩人既達荷爾蒙期,也就是性機能成熟了,是不是很像在講動物呀?
多看了一些材料,才曉得,1930年代正是中國醫療史上荷爾蒙治療法的熱門期。1905年英國醫學家史塔林(Ernest Henry Starling, 1866-1927)為影響動物成長發育、新陳代謝的化學物質,命名” hormone”,有激活奮起的意思。” hormone”的中文又被翻譯成何耳門合而孟賀爾蒙,以及激素
荷爾蒙被提出以前,醫學家已經發現內分泌的功能,而且用雄性動物做實驗,比如提取動物的睾丸內分泌注射到另一動物,可以促進被注射動物的亢進;或是把睾丸切片移殖到另一動物的陰囊。傳說康有為晚年就接受過這種打針或移殖的手術,效果維持了一個月,不久匆匆離世。我沒有研究過康有為的死因,但是可以想見,這種滿足人們「返老還童」、「永保青春」慾望的神奇絕技,在西方醫學界聲稱獲得成功證明之後,傳播到中國,勾引勇者躍躍欲試,是極為可能的。
打針注射或移殖手術畢竟需要去醫院診所施行,荷爾蒙的流行,靠的是1920年代起報紙的各種滋陰壯陽、補腎益氣的合成藥廣告。1925年上海《申報》刊登了德國政府特許返老還童生殖靈獨家經理美商上海三德洋行啟事,宣傳生殖靈“(satyrin)的功效,同年更把生殖靈和戒斷鴉片的威利糖和治療性病的海底山譽為世界三大新發明。運用名人代言的手法,三德洋行在1928年《申報》刊出吳佩孚的照片,說吳佩孚病重,正在服用生殖靈療養。其他為此商品的代言名人還有蔡元培和蔣介石,虛實難辨。第二年,生殖靈被國民政府查禁。
包括生殖靈,和類似的生機靈百齡機等等,都在新加坡的報紙刊登過廣告。有趣的是,1929年被查禁的生殖靈,一直到1938年還在新加坡販售。
自稱能夠解決各種男女性疑難雜症的成藥,混同了泌尿系統和生殖系統,模糊的知識反而有助於商品的營銷。藉著報紙的公眾平台,透露了性觀念的變化。在19世紀晚期,增強體能的補酒和治療性病的藥物的主要訴求讀者(消費者)是男性,重點是滿足需求和解決問題。20世紀中葉的廣告陳述,認為生殖是兩性之事,同品牌藥物有的分男女二種包裝;有的標榜男女皆宜。助情的效能是表達對彼此的愛意;強調生育是夫妻的共同責任,是孝順父母的天經地義,也是家庭幸福的來源。
以往說新加坡人的夢想,有5C:現金(Cash)、信用卡(Credit Card)、公寓(Condominium)、汽車(Car),和俱樂部會員卡(Club2010 8月,新加坡國務資政吳作棟鼓勵國人追求新的5C夢想,是事業(Career)、舒適(Comfort)、孩子(Children)、體貼(Considerate),以及從事慈善工作(Charitable)。從提倡節育,到少子化以後獎勵生育的人口政策轉向,不只是新加坡的獨有現象。
日前在一場學術研討會上,一位長輩學者激動地說:現在的年輕人,連生孩子的事也不想幹,還想幹什麼!?我聽了,心裡噗哧一笑,很想告訴他:生孩子不是兩腿之間的事,還在兩耳之間哪!你看那些帶有快樂密碼的血清素、多巴胺、催產素,哪一種不是大腦分泌的呢?

 2018年10月20日,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善若水”專欄
 

新增說明文字

衣若芬主講:”幸福青春梦:1880年代至1960年代新加坡华文报纸广告中的爱与性”。2018年 10月 19日,新加坡國家圖書館16樓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