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7 月 21 日 下午 7:18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你在武漢

Bylofeni

2 月 1, 2020
(圖片來自網路,衣若芬合成)
衣若芬攝於 2019年6月
衣若芬在新加坡亞洲文明博物館導覽香雪莊藏品。2020年1月23日
武漢封城那天晚上,我在新加坡亞洲文明博物館導覽和演講。你呢?
二十世紀東南亞最大收藏家陳之初先生的藏品,我用認同網絡品味三個關鍵詞,貫串介紹這次水墨情─又逢香雪莊特展的一百多件精品。陳之初的肖像畫和照片經常一襲唐裝長衫,戴著厚框眼鏡,數十觀眾中不少位發現:他像個溫文儒雅的書生。以上海為主要據點的海上畫派,和以廣州、香港為中心的嶺南畫派,題材和技法薈萃於新加坡的先驅畫家,是如今南洋藝術學院的師承淵源。台灣的中國文化大學頒授給陳之初榮譽博士學位,於是英語媒體稱呼他Dr. Tan Tsze Chor
20075月,我應亞洲文明博物館之邀演講,題目是麗人行─走進中國女性美的時空。那是我第一次在新加坡的公眾演講,結束後,收到一本《香雪莊珍藏》圖錄,從此,接近陳之初的收藏園地。
再度在同一個禮堂演講,依然被全場濃烈的熱情感動。演講的尾聲,我再次感謝陳之初的後人慷慨捐贈,使得包括任伯年《八仙圖》等名作讓大家一飽眼福。
那天是農曆大年二十九,台灣稱為小年夜,約定演講的時候沒有注意春節的日期。我一心專注準備導覽和演講,撰寫二月八日的研討會論文,大致就緒後,大年二十八,該辦一點年貨了。
家裡人口簡單,平時食物充裕,但是過年嘛,總想著該有些年味兒。去大賣場,咚咚隆咚鏘的喧鬧歌聲振奮買氣。只有一個貨架是空的,我湊前一瞧,口罩賣完了。
新型冠狀病毒引發肺炎的消息傳開,我和在台灣的母親聯繫,還好,口罩不缺。相信新加坡政府能處理得好,演講結束後,我告訴憂心忡忡的大陸訪問學者。他的家人來本地過年,今早得知武漢封城,遊興大減,要不要早點回大陸呢?還是最好先待在國外?
從小移民新加坡的一位研究生,前些天還聊起二十多年來的年夜飯少不了武漢的味道。我說去年6月在武漢大學講學,珞珈山的秀潤;東湖的寬闊,更懷想那熱乾麵、油餅包燒賣、曇華林的藝文氣息…。今年也有武漢邀約,可是排不出合適的時段,已經婉謝。
像是轟轟的雷鳴,我站在富麗敦酒店(Fullton Hotel)門前,椰子樹高掛紅燈籠,看不清天光。是哪裡在放煙花嗎?河風吹拂,我張望蒼穹。一位剛剛聽我演講的讀者向我恭喜新年好。
新年好啊!祝妳健康。我說。
回家前,要不要繞去哪裡找看看能不能買得到口罩呢?
除夕早上去傳統市場,很多攤販都歇業了,他們也要準備過年吧。我挑了一條白鯧魚─沒有大一點的嗎?一兩口就吃了怎麼夠年年有餘?女店主說:買兩尾,吃一尾,留一尾呀!
是我的掛念?還是網路的智能算法認為我需要?武漢傳染肺炎的新聞、最新病例、各地疫情不斷湧現。英語播報員的發音從Wu Hen漸漸轉向合乎漢語發音的Wu Han
你還好嗎?我問想你。
知道你不想被另眼相看,不想被同情,更厭惡被歧視。我和你3400公里的距離就靠互聯網,冷眼旁觀。
大年初一,我發一條微信拜年動畫,祝你庚子年平安吉祥。收到將門神訂名霍去病辛棄疾的圖像,應景應時啊!有的圖像加了橫批康有為,我想,()延年也不錯。
讀著你的封城日記,我也足不出戶,和你一樣宅在家裡,安安靜靜,過年。
過了兩天,想出門透透氣,雖然沒有非出門不可的理由,而我已經感到被封閉的難受。你還在等著解除禁令,封城第四天、第五天、第…。
以色列歷史學家尤瓦爾·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在今年的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重申全球合作解決人類問題。病毒正考驗著科學、管理、人性,也正是全球合作的契機。
繼續你的日記,讓我知道,你好好的,好好的。
202021日,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善若水專欄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