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5 月 24 日 下午 11:53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今夜星兒也被風拂過

Bylofeni

8 月 21, 2009

尹東柱詩碑

故居

죽는 날까지 하늘을 우러러    至死仰望天空
한점 부끄럼이 없기를,     毫無愧疚
잎새에 이는 바람에도     樹葉間的微風
나는 괴로워 했다.    讓我苦痛。
별을 노래하는 마음으로   以歌頌星星的心胸
모든 죽어가는 것을 사랑해야지.  珍愛逝去中的一切。
그리고 나한테 주어진 길을 給我的道路
걸어가야겠다.    繼續走下去

오늘 밤에도 별이 바람에 스치운다.      今夜星兒也被風拂過
──尹東柱〈序詩〉

去龍井的時候,並不曉得尹東柱(윤동주, 1917-1945)是誰。琿春和防川這些邊境地區更引起我的好奇。聽說我到了延吉,竟然沒時間上長白山遊覽,人人都覺得可惜。也罷,就去邊界瞧瞧。
離開圖們已近黃昏,來不及再去琿春和防川,司機說轉去龍井,我不置可否。這東北龍井不像杭州龍井,沒有龍井茶出產,沿途只見老牛農舍,到了市區,也很空蕩,真不知有啥看頭。
反正是打發離開延吉之前的時間,我們到了「尹東柱生家」的木牌前。
一棟韓式平房靜悄悄立於玉米田和梨園之間。我問這「尹東柱」是誰?
司機答不出來,就只一直說:「很有名,很有名的,韓國觀光客來延邊指定要看的。」
到底哪方面有名?什麼時代的人?做過什麼事?
司機一問三不知,只一再強調韓國人都認識的,這尹東柱。
韓式平房旁邊有一口新修的水井,另一方向垂直的水泥瓦屋牆上掛著黑板,像是模擬學校的教室。黑板上粉筆寫著「朝鮮族最初的明東小學校 1927年春」,還開玩笑寫道:「遲到生:尹東柱」。
尹東柱的故居當時屬於滿州國間島省和龍縣明東村,附近有「明東歷史展示館」,展示了尹東柱的舅舅,也是明東小學的創辦人金躍淵(1868-1942)的生平事跡,以及1919年為爭取韓國獨立而爆發的3月13日反日集會的照片。
一群韓國觀光客圍成圓圈禱告,龍井以前是延邊最大的城鎮,也是不願屈服日本統治,從北韓移居於此的韓國抗日聚落,同時也是傳布基督教的聖地。
龍井中學校園裡還保留了一幢過去韓國大成儒教會創設的大成中學建築,那是尹東柱的母校。石樓前豎立詩碑,碑文便是尹東柱寫於1941年11月20日的〈序詩〉。
那一年,尹東柱畢業於延禧專科學校,今韓國首爾延世大學。後來去日本求學,先後就讀過立教大學和同志社大學。1943年7月,尹東柱以朝鮮獨立運動分子的罪名被逮捕。1944年3月,被判二年徒刑。1945年2月,尹東柱在福岡刑務所逝世,時年29歲。有學者研究指出,尹東柱和表兄宋夢奎都是因人體實驗,被注射不明液體而死。1945年3月,尹東柱的骨灰被父親帶回龍井東山教堂墓地安葬。五個月之後,日本戰敗,韓國光復。
由延吉經北京回新加坡,四個小時的轉機空檔,在首都機場上網一查,原來,尹東柱,不但是韓國知名,日本也有仰慕者,延世大學、同志社大學都立了詩碑。那首〈序詩〉膾炙人口,六十多年來感動和召喚了無數的青春心靈。
熙來攘往的機場,空調無法充分供應,我渾身的燥熱,隨著一頁頁尹東柱的介紹文字而忘其冷暖。反覆讀著他的〈序詩〉,詩句清新脫俗,卻令我胸口如哽。
有人強調尹東柱是韓國被日本殖民壓迫下的抵抗詩人。我想,詩歌或文學如果能夠做為抵抗的武器,與其像口號搖旗吶喊,毋寧如〈序詩〉以堅定又柔軟的心情,如秋夜星空的透明感,超越時光,穿透讀者的靈魂。
〈序詩〉只有九句,開頭就是俯仰無愧的大氣,接著出以詩人的敏銳易感,因風吹葉動而憂傷憐憫。一起一伏之後,再度昂揚,包容及自勉,展望未來。最後一句和前句空出了一行的間隔,彷彿沈哦停頓,呼應先前的風吹葉動,詩人的目光從樹梢遠眺蒼穹,終而幽幽吟出:「今夜星兒也被風拂過」。
李商隱的「昨夜星辰昨夜風」是個回憶的場景;梵谷的星夜是個激情的漩渦;而尹東柱,父祖從北韓移居現今中國境內,曾經是日本籍,被迫改姓過「平沼」,受到南韓積極保存紀念遺蹟。尹東柱的今宵,被風拂過的星兒可會更加清晰璀璨,指引詩人前方未盡之路?

韓國延世大學 尹東柱詩碑
(攝於2013年2月13日)

(2009年10月25日新加坡《聯合早報》)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