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2 月 28 日 上午 7:01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陪你來讀蘇東坡】24 亡兄子瞻端明墓誌銘 -1

Bylofeni

9 月 21, 2020

您好!我是衣若芬。今天要為你讀的是蘇轍為兄長蘇東坡寫的〈亡兄子瞻端明墓誌銘〉。公元1101年,蘇東坡自覺不久於人世,寫信給弟弟蘇轍,請他寫墓誌銘。蘇東坡去世之後,蘇轍寫了兩篇祭文。第二年,蘇東坡葬於汝州郟城縣,蘇轍寫了這篇〈亡兄子瞻端明墓誌銘〉。墓誌銘全篇情感深摯,將蘇東坡的一生娓娓道來,我分為六回為您朗讀。這是第一回,從蘇東坡的童年,到他參加科舉考試,擔任鳳翔府判官。後來還朝後,因為與執行新法的王安石等人政見不同,乞求神宗允許他外任,到杭州當通判。 蘇轍〈亡兄子瞻端明墓誌銘〉 予兄子瞻謫居海南。四年春正月,今天子即位,推恩海內,澤及鳥獸。夏六月,公被命渡海北歸。明年,舟至淮浙。秋七月,被病,卒於毘陵。吳越之民相與哭於市,其君子相弔於家,訃聞四方,無賢愚皆咨嗟出涕,太學之士數百人,相率飯僧慧林佛舍。嗚呼!斯文墜矣,後生安所復仰!公始病,以書屬轍曰:「即死,葬我嵩山下,子為我銘。」轍執書哭曰:「小子忍銘吾兄!」 公諱軾,姓蘇,字子瞻,一字和仲,世家眉山。曾大父諱杲,贈太子太保,妣宋氏,追封昌國太夫人。大父諱序,贈太子太傅,妣史氏,追封嘉國太夫人。考諱洵,贈太子太師,妣程氏,追封成國太夫人。公生十年,而先君宦學四方,太夫人親授以書,聞古今成敗,輒能語其要。太夫人嘗讀東漢史,至范滂傳,慨然太息,公侍側曰:「軾若為滂,夫人亦許之否乎?」太夫人曰:「汝能為滂,吾顧不能為滂母耶?」公亦奮厲有當世志。太夫人喜曰:「吾有子矣!」比冠,學通經史,屬文日數千言。 嘉祐二年,歐陽文忠公考試禮部進士,疾時文之詭異,思有以救之。梅聖俞時與其事,得公論刑賞以示文忠。文忠驚喜,以為異人,欲以冠多士。疑曾子固所為。子固,文忠門下士也,乃寘公第二。復以春秋對義居第一,殿試中乙科。以書謝諸公,文忠見之,以書語聖俞曰:「老夫當避此人,放出一頭地。」士聞者始譁不厭,久乃信服。 丁太夫人憂。終喪。五年,授河南福昌主簿,文忠以直言薦之祕閣。試六論,舊不起草,以故文多不工。公始具草,文義粲然,時以為難。比答制策,復入三等,除大理評事,簽書鳳翔府判官。長吏意公文人,不以吏事責之,公盡心其職,老吏畏伏。 關中自元昊叛命,人貧役重,岐下歲以南山木栰,自渭入河,經底柱之險,衙前以破產者相繼也。公徧問老校,曰:「木栰之害,本不至此,若河、渭未漲,操栰者以時進止,可無重費也。患其乘河、渭之暴,多方害之耳。」公即修衙規,使衙前得自擇水工,栰行無虞。乃言於府,使得係籍,自是衙前之害減半。 治平二年,罷還,判登聞鼓院。英宗在藩聞公名,欲以唐故事召入翰林;宰相限以近例,欲召試祕閣。上曰:「未知其能否,故試;如蘇軾,有不能耶!」宰相猶不可。及試二論,皆入三等,得直史館。 丁先君憂。服除,時熙寧二年也。王介甫用事,多所建立,公與介甫議論素異,既還朝,寘之官告院。四年,介甫欲變更科舉,上疑焉,使兩制三館議之,公議上,上悟曰:「吾固疑此,得蘇軾議,意釋然矣。」即日召見,問:「何以助朕?」公辭避久之,乃曰:「臣竊意陛下求治太急、聽言太廣、進人太銳,願陛下安靜以待物之來,然後應之。」上竦然聽受,曰:「卿三言,朕當詳思之。」介甫之黨皆不悅,命攝開封推官,意以多事困之。公決斷精敏,聲聞益遠。會上元,有旨市浙燈,公密疏,舊例無有,不宜以玩好示人,即有旨罷。殿前初策進士,舉子希合,爭言祖宗法制非是。公為考官,退擬答以進,深中其病。自是論事愈力,介甫愈恨。御史知雜事者為誣奏公過失,窮治無所得。公未嘗以一言自辨,乞外任避之,通判杭州。 我是衣若芬,陪你來讀蘇東坡。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