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7 月 21 日 下午 2:56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三种真人 Three Kinds of “True Man”

Bylofeni

1 月 13, 2024

解读作品时,我们通常会注意角色人物的名字,以及周边配件的象征意涵。宫崎骏的动画电影《苍鹭与少年》(The Boy and the Heron)设计的主要配角是苍鹭,“鹭“的日语是 “さぎ”(sagi),和“诈欺”的汉字日语读音一样,真人受到苍鹭的诱导而进入异世界,展开他的奇幻成长之旅,这样,算是“诈欺”吗?我想未必,不过观众既然执着于看懂全片,多一些联想,无可厚非吧。

我也绕着主角“牧真人”的名字,和芥见下下的漫画《咒术回战》(后来改编成电视动画和动画电影)里的咒灵“真人”,还有《庄子.大宗师》的得道“真人”,天马行空,大胆狂想

既然如此,我也绕着主角“牧真人”的名字,和芥见下下的漫画《咒术回战》(后来改编成电视动画和动画电影)里的咒灵“真人”,还有《庄子.大宗师》的得道“真人”,天马行空,大胆狂想。

“牧真人”有“牧养/饲养真人”的意思;“牧”的日语发音 “まき”(maki)也有书籍卷册的意思。我在《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联合早报》2023年12月30日)文中提到:真人是读了母亲留给他的遗物–吉野源三郎的小说《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君たちはどう生きるか)才像小说的主人翁本田润一一样,明白哥白尼的“日心说”(地动说)的道理:原来,生活中的人事物相互围绕影响,并不是以自己为主。也就是说,真人是凭借着书籍启蒙,然后被苍鹭带领,体验生命轮回。

《咒术回战》里的咒灵“真人”是人类彼此憎恨与恐惧所发出的诅咒集合生成的超级咒灵,他冷酷残忍,骗取人类信任,又无差别地杀害人类,想毁灭人类世界。这种鲜明的反派角色,本来可能是连载的《周刊少年Jump》的负面教材,却由于直率/草莽的个性和行为,袒露人类极端现实的恶意,以及强大的格斗战力,反倒受到读者的认同。我说这叫“自我即正义,他人下地狱”,释放不满的情绪和社会的压力,代表了某些人的价值观,于是咒灵真人受到欢迎。

《庄子.大宗师》说:“古之真人,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食不甘,其息深深。……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又说:“古之真人,不知说生,不知恶死;其出不欣,其入不距;翛然而往,翛然而来而已矣。”意思是:古代的真人心中无牵挂,睡觉不做梦,醒了也没有烦恼。吃东西不求美味,呼吸深沉不急切。不像那些欲念重的人,缺乏天然的智慧。真人解脱生死,生时不欣喜,对死不抗拒,来去自由自在。

牧真人和咒灵真人达不到《庄子》的境界,他们做梦、忧虑焦躁、困限在欲念里,所以即使是虚构的角色,观众读者对他们非常有“代入感”。牧真人的异界游历像是层层叠叠的梦境,无法摆脱的情感羁绊让他在梦境的大水火海出生入死,他的成长不是“参透”,而是直视自己的意愿,拒绝顺从。咒灵真人是人的怨气制造的,怨气源于欲望不遂,将失意归咎他人,汇聚成对人的仇恨和报复。也许我们会尊敬《庄子》里的真人,但那样的崇高只适合仰望。我们更容易接近动画和漫画的真人,他们太富“人性”。

咒灵真人认为灵魂先于肉体,肉体犹如容器,可能替换,而灵魂不灭,或是需要极强的武术才会被彻底消灭,所以在《涩谷事变》那集,真人最后被虎杖打败,他完全“死亡”了吗?还是以后另起肉身?牧真人在异界见到母亲,触身时母亲化为溶水。他又遇见少女时的母亲,说宁愿为了生下真人死去也不留恋天国。比起《庄子》,漫画和动画的宗教意味浓厚。

两个少年真人头脸都有“破相”。牧真人拿石头砸自己的头;咒灵真人的脸像是被手术缝合过,伤口愈合的痕迹,正是人间无惧的真。

2024年1月13日,新加坡《联合早报》“上善若水”专栏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