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6 月 10 日 下午 6:12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陪你來讀蘇東坡】-29 亡兄子瞻端明墓誌銘-6

Bylofeni

11 月 10, 2020

您好!我是衣若芬。今天要為你讀的是蘇轍為兄長蘇東坡寫的〈亡兄子瞻端明墓誌銘〉。公元1101年,蘇東坡自覺不久於人世,寫信給弟弟蘇轍,請他寫墓誌銘。蘇東坡去世之後,蘇轍寫了兩篇祭文。第二年,蘇東坡葬於汝州郟城縣,蘇轍寫了這篇〈亡兄子瞻端明墓誌銘〉。墓誌銘全篇情感深摯,將蘇東坡的一生娓娓道來,我分為六回為您朗讀,這是第六回。寫東坡被貶謫到廣東惠州,在惠州,得到百姓的敬愛。之後,東坡被貶謫到海南島儋州,生活環境儉陋,吃芋頭過日子,仍然發憤著書。東坡被赦北歸以後,不幸在江蘇常州去世。

時方例廢舊人,公坐為中書舍人,日草責降官制,直書其罪,誣以謗訕,紹聖元年遂以本官知英州,尋復降一官。未至,復以寧遠軍節度副使安置惠州。公以侍從齒嶺南編戶,獨以少子過自隨。瘴癘所侵,蠻蜒所侮,胸中泊然無所蔕芥。人無賢愚,皆得其歡心,疾苦者畀之藥,殞斃者納之竁。又率眾為二橋,以濟病涉者,惠人愛敬之。
居三年,大臣以流竄者為未足也。四年,復以瓊州別駕安置昌化。昌化非人所居,食飲不具,藥石無有。初僦官屋以庇風雨,有司猶謂不可,則買地築室,昌化士人畚土運甓以助之,為屋三間。人不堪其憂,公食芋飲水著書以為樂。時從其父老遊,亦無間也。
元符三年,大赦北還。初徙廉,再徙永,已乃復朝奉郎提舉成都玉局觀,居從其便。公自元祐以來,未嘗以歲課乞遷,故官止於此。勳上輕車都尉,封武功縣開國伯,食邑九百戶。將居許,病暑,暴下,中止於常。
建中靖國元年六月,請老,以本官致仕,遂以不起。未終旬日,獨以諸子侍側曰:「吾生無惡,死必不墜,慎無哭泣以怛化。」問以後事,不答,湛然而逝,時七月丁亥也。
公娶王氏,追封通義郡君;繼室以其女弟,封同安郡君,亦先公而卒。子三人,長曰邁,雄州防禦推官,知河間縣事。次曰迨、次曰過,皆承務郎。孫男六人:簟、符、箕、籥、荃、籌。明年閏六月癸酉,葬於汝州郟城縣釣臺鄉上瑞里。
公之於文,得之於天。少與轍皆師先君,初好賈誼、陸贄書,論古今治亂,不為空言。既而讀莊子,喟然歎息曰:「吾昔有見於中,口未能言,今見莊子,得吾心矣。」乃出中庸論,其言微妙,皆古人所未喻。嘗謂轍曰:「吾視今世學者,獨子可與我上下耳。」既而謫居於黃,杜門深居,馳騁翰墨,其文一變,如川之方至,而轍瞠然不能及矣。後讀釋氏書,深悟實相,參之孔老,博辯無礙,浩然不見其涯也。先君晚歲讀易,玩其爻象,得其剛柔遠近喜怒逆順之情,以觀其詞,皆迎刃而解。作易傳,未完,疾革,命公述其志。公泣受命,卒以成書,然後千載之微言,煥然可知也。復作論語說,時發孔氏之祕。最後居海南,作書傳,推明上古之絕學,多先儒所未達。既成三書,撫之嘆曰:「今世要未能信,後有君子,當知我矣。」至其遇事所為詩、騷、銘、記、書、檄、論、譔,率皆過人。有東坡集四十卷、後集二十卷、奏議十五卷、內制十卷、外制三卷。公詩本似李杜,晚喜陶淵明,追和之者幾遍,凡四卷。幼而好書,老而不倦,自言不及晉人,至唐褚、薛、顏、柳,髣髴近之。平生篤於孝友,輕財好施。伯父太白早亡,子孫未立,杜氏姑卒未葬。先君沒,有遺言。公既除喪,即以禮葬姑。及官可蔭補,復以奏伯父之曾孫彭。其於人,見善稱之如恐不及,見不善斥之如恐不盡,見義勇於敢為而不顧其害,用此數困於世,然終不以為恨。孔子謂伯夷、叔齊古之賢人,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公實有焉。
銘曰:
蘇自欒城,西宅于眉,世有潛德,而人莫知。猗歟先君,名施四方。公幼師焉,其學以光。
出而從君,道直言忠,行險如夷,不謀其躬。英祖擢之,神考試之。亦既知矣,而未克施。
晚侍哲皇,進以詩書,誰實間之,一斥而疏。公心如玉,焚而不灰。不變生死,孰為去來。
古有微言,眾說所蒙,手發其樞,恃此以終。心之所涵,遇物則見。聲融金石,光溢雲漢。
耳目同是,舉世畢知,欲造其淵,或眩以疑。絕學不繼,如已斷絃。百世之後,豈無其賢。
我初從公,賴以有知,撫我則兄,誨我則師。皆遷于南,而不同歸。天實為之,莫知我哀!
我是衣若芬。陪你來讀蘇東坡。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