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 年 2 月 24 日 上午 12:52

衣若芬 I LOFEN

天地大美.人文長青.衣若芬陪你一起悠遊 Discover Endless Beauty, Nurture Timeless Humanity, Wonder Alongside I Lo-fen

《鬼滅之刃》哭濕口罩

Bylofeni

2 月 13, 2021

“哭濕口罩!”,2020年的新生語詞,你來不及拿出手帕紙巾,讓淚水直接流落面頰。。

去年在大阪跨年,NHK紅白歌唱大賽裡,LiSA唱的《紅蓮華》”一聽入魂”,像是魔音傳腦,旋律繞耳,記住了《鬼滅之刃》。

吾峠呼世晴的漫畫《鬼滅之刃》(意思是消滅鬼的刀)敘述少年炭治郎全家被鬼殺死,妹妹禰豆子變成了鬼,炭治郎發現妹妹仍存有人的意識,不會像鬼靠吃人肉、喝人血來維持能量,於是一心想幫助妹妹轉回真人。炭治郎拜師鍛練,加入”鬼殺隊”,和隊友共同擊敗各種各樣的鬼,聽見鬼生前的經歷,明白了身而為人的道理,以及生死的觀念,這個十足坎貝爾(Joseph Campbell)”英雄之旅”的套路,結局自然是願望實現,大獲成功。

漫畫一共205話,23卷,從2016年2月15日至2020年5月18日在《週刊少年Jump》連載。隨後漫畫的1-6卷(60話)改編成26集電視動畫,於2019年4月至9月播放。《鬼滅之刃》的動畫在網路觀影串流平台上架,受疫情限制,人們居家上網,逆襲助推,持續火熱。沒有看過漫畫的觀眾,好奇動畫27集和之後的劇情的發展;已經被”圈粉”的讀者,關心大銀幕如何用更宏偉的製作展現內容?

果然,描繪漫畫7-8卷的《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10月16日上映,神速地衝上號稱超高等級的”現象級”(phenomenal)作品,截至12月13日為止,日本的票房超過302億日圓,僅次於宮崎駿的《神隱少女》(千と千尋の神隠し)(316.8億),大有後來居上之勢。台灣、香港等長期受日本動漫影響的地區,票房也大放異彩!

《鬼滅之刃》的叫座,示範了IP產業的運作成熟。漫畫已經完結,受眾的”癢點”不在於故事的終局,而是它如何被再創製?如果只停留在故事,前有《七龍珠》、《火影忍者》、《航海王》之類,不乏結合熱血格鬥、青春成長、復仇雪恨等等主題的作品;符合《週刊少年Jump》強調團結友情、努力突破難關精神的構想也不足為奇。疫情的”天時”,消滅”鬼”(病毒)的集體心理,以及認為”人雖然壽命有限,卻正是因此而美好”;”做惡的鬼,即使永生,也如同在地獄”的價值觀,恰恰擊中了受眾的神經。

時間設定在一百年前,所謂和洋融會的”大正浪漫”時期,出生於那個時期的人們,如今大多凋零,我們難再聽見親訴身世見聞。漫畫塑造了奇幻的想像記憶,每個角色都在斷斷續續回顧自己的過去。列車,做為新的交通工具,承載著夢想,急駛向遠方的未來,而未來目的地,是”夢限”(むげん,日語發音如同”無限”)。無限給予人希望;無限也讓人不安。在漫畫裡有如電影《屍速列車》的情節,到了外崎春雄和製作公司Ufotable手裡,真正發揮了影音超越黑白漫畫的強項。

漫畫用畫格分鏡,對話和場景描述帶動敘事。動畫因色彩鮮明,使得角色人物的特徵更為突顯,炭治郎的多角形眼睛、禰豆子”爆血”的紅色渲染、杏壽郎的多層次金紅頭髮,性格因外觀而張揚。電影則濃縮劇情,用視聽節奏掌握觀眾的情緒。杏壽郎和猗窩座的強強搏擊,高潮迭起,炭治郎看得目瞪口呆。間歇停頓時,他望著杏壽郎挺立的背影,覺不出勝負,留給我們絲絲懸念。最後,我們把不甘心失敗的憤怨,透過炭治郎的咒罵宣泄;從杏壽郎看見母親的臨終微笑,得到心靈的撫慰。

最讓我驚喜的,是動畫流暢地把葛飾北齋的浮世繪《神奈川沖浪裏》、森雄山的《波紋集》立體展現。像是用新科技致敬繪畫傳統,要知道葛飾北齋的《北齋漫畫》正是第一部用”漫畫”做為書名的作品集啊!

這是人類!世代心心相連,追求表達”物與我共存”的藝術。多麼有幸,防疫將近一年,能夠安穩坐在電影院裡,觀賞這精心打磨的精品─剎那間,我哭濕了口罩。

2020年12月19日,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善若水”專欄

By lofeni

讀書。寫作。教學。演講。旅行。我的日常生活。 作家。文圖學創發人。任教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